情感化設計

所属分类:人工智能  
出版时间:2005-5   出版时间:電子工業出版社   作者:[美] 唐纳德·A·诺曼   页数:206   译者:付秋芳,程進三  

内容概要

  《情感化设计》列举了非常丰富且新颖的事例,从日常家用电器到电脑,从个人网站到电子邮件,从计算机游戏到电影,从现代通信工具,如手机,到机器人,覆盖范围非常广泛,因而正如本书最后所指出的一样,我们都是设计师,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实际上都在与设计打交道。  ☆如果你想要一个适合所有人的黄金规则,那就是:在你的房间里,每一样东西你觉得都太有用了,每一样东西,你相信都是美丽的。  ——William Morris,“The Beauty of Life  ☆我们都是设计师,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实际上都在与设计打交道。  ☆当设计师或者工程师在为他们自己制作将要在他们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经常使用的物品时这样的产品往往是优秀的。  ☆完美的“以使用者为中心的设计”令人烦恼,恰恰是因为它缺乏艺术修养。

作者简介

  唐纳德·A·诺曼,一位享誉全球的认知心理学家。他不仅是美国西北大学计算机科学、心理学和认识知科的教授,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哥分校的名誉教授,同时还是尼尔森·诺曼集团的联合创办人和灵魂人物,苹果公司先进技术组的副总裁和一家远程教育公司的管理者。他所阐明的以人为本的设坟原则已深入人心,他所写的《设计心理学》已成了设计人员的必备经典。

书籍目录

第1部分 物品的意義第1章 美觀的物品更好用加工的三種水平︰本能的、行為的和反思的聚焦(focus)和創造有準備的頭腦第2章 情感的多樣性與設計三種水平的權衡引起回憶的物品自我感覺產品的個性第2部分 實際的設計第1章 設計的三種水平︰本能的、行為的和反思的本能水平的設計行為水平的設計反思水平的設計個案研究︰全國足球聯賽的耳機設計的多個層面團體設計與個人設計第2章 娛樂和游戲以娛樂為目的設計物品音樂與其他聲音電影的魔力計算機游戲第3章 人物、地點和事件責備無生命的物體信任和設計生活在一個不值得信任的世界情感交流常聯系,常打擾設計的作用第4章 有情感的機器有情感的物品有情感的機器人機器人的情緒和情感感知情緒的機器推論人們情緒的機器第5章 機器人的未來未來有情感的機器和機器人︰意義和倫理問題後記 我們都是設計家個人感想和致謝

章节摘录

  序言 三个茶壶  如果你想要一个适合所有人的黄金规则,那就是:在你的房间里,每一样东西你觉得都太有用了,每一样东西,你相信都是美丽的。  ——William Morris,“The Beauty of Life”,1880年  我收藏了一些茶壶。其中有一个茶壶完全不可以用,因为茶壶嘴和茶壶柄在同一边。它是由法国艺术家雅克?卡洛曼创造的,卡洛曼称它为咖啡壶:一个“专为受虐狂设计的咖啡壶”。我的这个茶壶是原物的一个复制品,它的一张照片在我写的《设计心理学》(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那本书(编者注:指的是英文原版书)的封面上。  我收藏的第二个茶壶被称为“Nanna茶壶”,它独特的圆墩墩的外形,出人意料地大受欢迎。第三个茶壶有点复杂,却很实用,它还可以“倾斜”,是由德国Ronnefeldt公司制造的。  卡洛曼的茶壶故意设计得没法用。Nanna茶壶尽管看起来有点笨拙,但实际上却很好用。它是由著名的建筑师和产品设计师Michael Graves设计的。那个倾斜的茶壶是我在芝加哥的四季旅馆(Four Seasons Hotel)喝午茶时发现的,它是根据泡茶的几个阶段设计的。用它泡茶时,我先把茶叶放在里面的搁板上(在壶的内部,从外面看不到),并把茶壶躺着放置,茶叶浸入水中。在茶将要泡好时我把茶壶倾斜起来,使它与桌面成一定的角度,部分茶叶离开水。在茶完全泡好后我把茶壶竖起来,茶叶不再和茶水接触。  这些茶壶中哪一个是我经常用的呢?答案是,一个也不常用。  我每天早晨都喝茶。早晨,效率是第一的。因此,醒来后我走进厨房,按下日式热水器的按钮烧水,用勺子取出切好的茶叶放进小的金属泡茶球里。然后,我把金属球放在茶杯里,倒入热水,泡上几分钟后我的茶便可以喝了。这样既快速高效,又容易清洗。  为什么我会那么喜欢自己收藏的茶壶呢?为什么我会把它们陈列在厨房的窗台?尽管我不用它们,也把它们摆在那里,让自己看得见。  我珍视我的茶壶,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可以泡茶,而且还因为它们本身是雕塑艺术品。我喜欢站在窗前审视它们所具有的不同形状,欣赏光在它们各种曲面上不停地跳跃。当我招待客人或闲暇时,我会因Nanna茶壶的魅力而用它泡茶,或者因倾斜茶壶的灵巧而用它泡茶。对我来说,设计是重要的,但是我选取哪种设计则由场合、情境,尤其是我的心情决定的。这些茶壶不只是拿来用,作为艺术品,它们还使我的每一天变得轻松。不过,也许更重要的是,每一个茶壶都表达了自己的意义:每个茶壶都有自己的故事。第一个反映了我的过去,我对无法使用的物品的讨伐;第二个反映了我的未来,我对美的不懈追求;而第三个则反映了美和功用的那种完美的结合。  茶壶的故事说明了产品设计的几个组成部分:可用性(或缺少可用性)、美观性和实用性。在创造一个产品时,设计者需要考虑多种因素:材料的选择、加工的方法、产品的营销方式、制作的成本和实用性,以及理解和使用产品的难易程度等。但是,多数人没有认识到,在产品的设计和使用中还有很浓重的情感成分。在这本书中,我认为,设计里含的情感成分可能比实用成分对产品的成功更重要。  茶壶的故事也说明了设计的三个不同方面:本能的、行为的和反思的。本能设计关注外形,这是Nanna茶壶胜过其他的地方——我非常喜欢它的外形,特别是当它盛着琥珀色的茶水,下面用蜡烛火焰把它照亮时。行为设计与使用的乐趣和效率有关,在这方面,倾斜的茶壶和我的小金属球都是赢家。最后,反思设计考虑产品的合理化和理智化。我能讲一个有关它的故事吗?它迎合我的自我形象吗?迎合了我的自尊吗?我喜欢向人们展示倾斜的茶壶如何工作,向人们解释茶壶的位置是如何显示茶水状况的。当然,“专为受虐狂设计茶壶”完全是反思设计,它不是特别漂亮,而且根本没有用,不过,它却讲了一个极好的故事。  在物品的设计之外,还有个人因素,这是任何一个设计者和制作者都不能提供的。生活中的物品对我们来说绝不只是物质上的占有。我们以它们为骄傲,不一定是因为我们在炫耀自己的财富或地位,而是因为它们赋予我们生活的意义。一个人最喜欢的物品可以是不贵的小装饰品、磨损的家具,或者照片和书,而且常常是破了的、脏了的或者褪了色的。喜爱的物品是一种象征,它建立了一种积极的精神框架,它是快乐往事的提醒,或者有时是自我展示。而且这一物品常含有一个故事、一段记忆,或者把我们个人与特定物品、特定事件联系起来的某些东西。  本能的、行为的和反思的这三个不同维度,在任何设计中都是相互交织的。对于任何一种设计,其中一个维度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不过,更重要的是,要注意这三个维度如何与认知和情感交织。  人们一般倾向于认为认知和情感是对立的,把情感说成是激动的、兽性的和不理智的;而把认知说成是冷静的、人性的和有逻辑的。这一对立来自历史悠久的以理性逻辑推理为荣的理性传统。它认为在高度发展的文明社会里,情绪是不合时宜的,它们是人类动物起源的遗留物。我们人类必须学会凌驾于它们之上。至少那样做被认为是明智的。  无稽之谈!情绪是认知不可分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所做的每件事,所想的每件事都影响着情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这种影响是下意识的;反过来,我们的情绪也会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它作为我们适当行为的永久向导,引导着我们趋好避坏。  一些物品会激起强烈、积极的情绪,诸如热爱、依恋和快乐。在评论BMW的Mini Cooper汽车(如图0.5所示)时,《纽约时报》评述说:“无论什么人想起Mini Cooper的动态特征,从非常好的到不重要的,可以公正地说,在近来的记忆中,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新汽车能引发比这辆车更多的微笑。”观看和驾驶这辆车是这样的有趣,以至于评论者建议你忽略它的缺点。  几年前,我和设计师Michael Graves一起参加了一个收音机节目。我批评了Graves设计的一个作品——“Rooster”茶壶,因为尽管它看上去很好看,却很难用——倒水时会有被烫伤的危险。就在这时,一位拥有“Rooster”茶壶的节目听众打电话说,“我喜爱我的茶壶,”他反驳说,“当我早晨醒来走进厨房泡茶时,它常使我微笑。”他的意思好像是:“有点难用又怎么样呢?只要小心点就可以了。它很可爱,它让我微笑,这是早晨的第一件事,而早晨的第一件事是最重要的。”  当今社会技术进步的一个副作用是:憎恨与我们打交道的物品,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请想一想人们在使用电脑时所感到的愤怒和挫折。在一篇名为《对电脑发火》(Computer rage)的文章中,伦敦的一家报纸这样写道:“刚开始只是轻微的烦恼,然后是怒发冲冠和手脚出汗,不久你用力敲击着你的电脑并对着屏幕大叫,而且可能最终以你揍了你的邻座而结束。”  在20世纪80年代,我在写作《设计心理学》时没有考虑到情感。我指出实用性和可用性,功能和外形,所有这一切都是以一种逻辑的不带感情的方式运作着的——尽管设计不好的物品会令我发火。但是,现在我改变了。为什么呢?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对大脑及对认知与情绪如何相互作用有了新的科学见解。我们科学家现在认识到,情绪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多么的重要,多么的有价值。当然,实用性和可用性也是重要的,不过如果没有乐趣和快乐,兴奋和喜悦,焦虑和生气,害怕和愤怒,那么我们的生活将是不完整的。  和情感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美感、漂亮和美丽。我在写《设计心理学》时并不是有意贬低美感或情感,我只是想在设计界把可用性提高到它应有的位置,即将其提至与美丽和功能等同的位置。我觉得美感的主题在其他地方已广泛涉及了,因此我忽略了它。结果,设计者提出了很有价值的批评:“如果我们遵循诺曼的指示,我们的设计会是能用的——但它们也会是难看的。”  能用的却是难看的!这是一个相当刺耳的判断。唉!不过,这一评论却是正确的,因为能用的设计不一定好用。这正如我在三个茶壶的故事所揭示的那样,吸引人的设计不一定是效率最高的设计。不过,这些性质非得相互矛盾吗?美和智慧,乐趣和可用性可以并存吗?  所有这些问题都驱使着我开始行动。我的兴趣被科学的我和生活的我之间的差异激起。在科学中,我忽视审美和情感,把注意力集中在认知上。的确,我是认知领域的早期工作者之一,这些领域今天被称为认知心理学和认知科学。可用性设计这一领域就扎根于认知科学。认知科学是由认知心理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以及以系统严密和逻辑思考为自豪的分析学组成的交叉学科。  然而,在我的个人生活中,我参观美术馆,聆听或演奏音乐,并且以我居住的住宅是经过设计师设计的为骄傲。尽管在我的生活中这两个方面是相互独立的,但是它们并不相互矛盾。不过,在我早期的职业生涯中,我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挑战,这一挑战源于一个不太可能的事件,即电脑彩色显示屏的应用。  在个人电脑的早期,根本就没听说过彩色显示器,多数显示器屏幕都是黑白的。当然,苹果II电脑是最早的可以显示彩色的计算机,但只限于游戏中。在苹果II电脑上做的任何重要工作都是黑白的,通常是黑色背景白色文字。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当彩色屏幕首次被引入个人电脑时,我很难理解它的吸引力。那时候,主要是用颜色来强调文字或者给屏幕添加不必要的装饰。从认知的观点来看,彩色没有超过不同影调所提供的价值,不过,商店却宁愿多花钱来购买彩色显示器,尽管没有什么科学理由。显然,彩色满足了人们的某些需求,但是这些需求我们还无法测量。  我买了一个彩色显示器来看人们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很快,我确信我开始的判断是正确的,彩色并没有为日常工作增加任何可见的价值。不过,我却无法放弃彩色显示器。我的理智告诉我彩色是不重要的,但是我的情感却在告诉我彩色是重要的。  让我们回想一下在电影、电视和报纸中的这一现象吧。开始,所有的电影都是黑白的,电视也是黑白的。电影和电视的制造者反对引入彩色,因为这会增加巨大的成本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收益。毕竟,故事就是故事,彩色能带来什么不同呢?但是,你会回到黑白电视或黑白电影的时代吗?今天,电影或电视被拍成黑白的也只是为了艺术和审美的原因,即避免丰富的色彩会产生强烈的情感陈诉。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完全迁移到报纸和书籍上,因为尽管所有人都同意通常更喜欢彩色的,但彩色带来的好处是否足以胜过它导致的额外成本正在被热烈地讨论着。虽然彩色已悄然进入报纸的页面,但多数报纸和广告还是黑白的。书籍也是这种情况:书中的照片都是黑白的,即使原来的照片是彩色的。在多数书中,彩色只是出现在封面上——可能是用来引诱你购买这本书——不过你一旦购买了这本书,彩色就被认为再也派不上用场了。  问题就在于我们仍用逻辑来为我们做决定,即使我们的情感告诉我们另外的决定。商业继续由逻辑的、理智的决策者统治着,由商业模型和会计师统治着,根本没有情感的空间。遗憾!  我们认知心理学家现在懂得了情感是生活中的一个必要部分,它影响着你如何感知,如何行为和如何思维。的确,情感使你聪明,这是我当前的研究课题。没有情感,你制定决策的能力会受损。情感往往通过判断,向你呈现有关世界的直接信息。例如,这儿可能是危险的,那儿是舒适的,这是好的,那是坏的,等等。情感工作的方式之一是通过神经化学物质来浸润某一特定脑区,来修正知觉、决策制定和行为。这些化学物质可以改变思维的参数。  令人吃惊的是,我们现在有证据表明,在审美上令人感觉快乐的物品能使你更好地工作。正如我将要举例说明的那样,使你感觉良好的产品和系统会较易使用,并引起更和谐的结果。当你把车擦洗打蜡过后,它看起来不是更好驾驶吗?当你洗过澡穿上干净别致的衣服后,你不会感觉更好吗?当你用一个奇妙的、平衡性很好的、在审美上令人感觉快乐的花园工具或木工工具、网球拍或滑雪橇时,你不会做得更好吗?  在我继续这个话题之前,让我插入一个专业注释,即我在这儿讨论的不只是情绪(emotion)、还包括情感(affect)。这本书的主题就是,多数人类行为是潜意识的,是意识无法觉察到的。在人类进化历程,以及大脑的信息加工过程中,意识都出现得比较晚,许多判断在被意识到之前就已经被确定了。情感和认知都是信息处理的系统,但是它们的功能不同。情感系统进行判断,帮助你迅速确定环境中的事物哪个是危险的或者是安全的,哪个是好的或者是坏的。认知系统来解释世界,来弄清世界的含义。情感是判断系统的普通术语,既包含意识的又包含潜意识的;情绪是情感的意识体验,具有特定的原因和对象。你所体验到的忧虑不安而又莫名其妙的感觉是情感。而你由于某件事而恼火某个人则是情绪,如旧车销售商Harry卖给你一辆差劲的二手车又多收你的钱,你为此生气。注意,认知和情感是相互影响的,一些情绪和情感状态可以由认知驱动,而情感也常常影响认知。  让我们来看一个简单的例子。请想像一个长10m宽1m的又长又窄的厚木板,把它放在地面上,你可以在上面走吗?当然,你可以蹦蹦跳跳甚至闭着眼睛走。现在把木板架到离地面3m高,你可以在上面走吗?是的,尽管你会更加小心。  如果木板离地面100m会怎么样呢?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敢走近它,即使这时在木板上走和保持平衡并不比木板在地面上时困难。一个简单的任务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困难了呢?你头脑的反思部分能够认识到在一定高度的木板上走和在地面上的木板上走一样容易,但是自动的、低级的本能水平支配着你的行为。对多数人来说,本能会获胜,恐惧占据了你的内心。你可能对你的害怕做合理化解释,木板有可能会折断,或者有可能会被风吹下来。不过,所有这些有意识的合理化解释都发生在事实之后,发生在情感系统释放了化学物质之后。情感系统的运行与有意识思维无关。  最后,情绪和情感对于日常的决策制定是十分重要的。神经科学家Antonio Damasio研究了一些脑损伤的病人,他们在各方面都很正常,只是受伤的大脑使情感系统受到了损伤。因此,他们虽然表面上正常,但不能在社会上制定决策或有效行使职责。尽管他们可以确切地描述他们应该如何做,但是他们却不能决定在哪儿住、吃什么,以及使用和购买什么产品。这一发现与通常的观点相矛盾,通常人们认为决策制定是理智的逻辑思维的结果。但是,现代研究表明,情感系统通过帮助你在好和坏之间迅速做出选择来减少思考事物的数量,从而对你的决策制定提供重要帮助。  正如Damasio所研究的病人那样,没有情感的人们常常不能在两个事物之间进行选择,特别是当两种事物价值相当时。你想在周一还是周二约会?你想吃米饭还是烤马铃薯?简单的选择?是的,也许是太简单了,以至于没有理智的方法来进行决定,这时正是情感发挥作用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对某事做出决定后,当别人问为什么这样做时,我们经常说不出原因,可能回答说:“我只是想这样做”。决定必须要令人感觉良好,否则这个决定就要被丢弃,这种感觉就是情感的表现。  情感系统与行为紧密相关,情感系统使你的身体做好准备,以对特定情境做出恰当的反应,这是你在焦虑时感到紧张不安的原因所在。在肠胃中“令人作呕”的感觉和“打结”的感觉并不是假想的,这是情绪控制你的肌肉系统,甚至你的消化系统的真实表现。因此,合意的味道和气味使你分泌唾液进行摄取和吸收,讨厌的味道和气味使你肌肉紧张,为反应做好准备。腐烂的味道使你噘起嘴吐出食物,胃部肌肉收缩。所有这些反应都是情绪体验的一部分。我们确实会感觉到好或坏,放松或紧张。情绪是判断性的,使身体相应地做好准备。你那有意识的、认知的自我会观察到这些变化。下次当你感觉某事好或者坏,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时,请聆听你身体的声音,感受情感系统的智慧吧。  正像情感对人类行为很关键一样,它们对智能机器也很重要,特别是对将来在日常活动中帮助人们的自动化机器。机器人要想成功就必须具有情感(在第6章中将更详细地讨论这一话题),不一定和人类的情感相同,但不管怎么说,它们也是情感,是为满足机器人的需求而为它们量身定做的情感。而且,将来的机器和产品应该能够感知人们的情绪,并做出相应的反应。例如,当你心烦时它们哄你、安慰你并陪你玩。  正如我所说的,认知解释和理解你周围的世界,而情感使你可以对世界做出迅速的判断。通常,你先对情境进行情感反应,然后进行认知评估,因为生存比理解更重要。不过,有时是你先进行认知评估。人脑的功能之一就是它能憧憬未来、想像未来,并对未来进行计划。在头脑展开创造想像的翅膀时,思维和认知放纵了情感,并且反过来也改变了它们自己。为了解释这是怎么回事,现在让我先探讨一下情感和情绪科学。

媒体关注与评论

  推荐序一  张钹,中国科学院院士,195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同年留校任教至今,现为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目前主要从事人工智能、神经网络、智能控制以及模式识别等理论与应用研究。已发表相关论文150多篇,《问题求解理论及应用》(The Theory and Applications of Problem Solving)等中英文专著4部。  人与技术(包括其物化了的产品)的关系向来是大家关注的话题。过去,人们往往站在技术(产品)的立场去看?待与处理这种关系,见物不见人。当工程技术人员设计一件产品时,他首先想到的是产品的功能,而不是用户的感受。换句话讲,在人与技术之间,人们注重技术、而忽视人的心理与情感,以及它们所起的作用。事实上,人是产品的创造者与设计者,同时又是最终的使用者,“人”本应该是被关注的焦点。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的地位不断地显现出来,人们开始把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人类自身,提出了“以人为中心”(Human-centered)或“以人为本”的口号。本书的作者Don Norman就是一位站在“以人为中心”的角度去探索人与技术关系的先驱者。他的开创性工作揭示了人的情感与产品之间所存在的微妙关系,提出一系列新颖的、富有启发性的观念与思路,令人耳目一新,而在国际上引起广泛的兴趣。如“日常物品设计”(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是2002年出版的一部畅销书。本书“情感化设计”(英文版)又是一部经典之作,从2004年出版至今,就已经有了意大利文和日文的译本,正在着手翻译的还有中、俄、韩、葡萄牙以及西班牙等文字,仅中文就有简体和繁体两种版本,可见大家对此书的关注。  本书探索人的情感与产品设计的关系。作者首先指出人类情感的多样性,并从设计心理学出发,不仅深刻地分析了如何把情感融入产品设计,同时阐明了通过这种融入可以达到美感与可用性的统一,使“有魅力的物品更好用”。作者以生动的语言透过常见的物品与平凡的事例以小见大,揭示出情感与设计之中所深藏的奥秘。书中同时讨论了机器的情感,以及人与有情感机器的未来关系,作者从这些看似遥远的话题中,巧妙地讲述其背后所蕴涵的与“情感”有关的现实问题。  本书所提出与探讨的问题具有普遍性,对其它学科领域很有启发意义。像本书所讨论的什么是有情感的机器,如何面对这种机器,如何设计它、又如何使用它等等。事实上,信息科技工作者早已遇到过类似问题。比如,当我们谈论计算机网络系统与用户“协同工作”,网络提供“个性化服务”,以及研究网络与用户之间建立自然、和谐的交互关系时,用户成为主要的研究对象。科技工作者已经在考虑机器应如何理解用户的“情感”(表情)和兴趣,以及如何表达自己感情的问题了。又比如人与机器人的关系,过去还只是科幻小说与电影探讨的话题,如今,在机器人等科技领域中,“人机共同进化”,“人机和谐共处”等问题也已经在研究之中。人与机器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不断地向我们提出新的研究课题,比如,计算机是不是与传统的机器一样只能被动地听命于人的指令,如果这个指令的执行对系统造成损害,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时候,计算机是否可以“违抗”,什么情况下可以拒绝执行等等。也就是说,机器能有多大的自主性?这些都已不是遥远的事情,当今计算机网络中早已充满了这类恼人的难题。总之,本书围绕着人的情感与产品设计以及人与机器(产品)的关系所提出的各类问题都值得深入地去思考,以便寻找一种情感与设计、人类与机器间和谐的关系。  这是一部人文与科技知识相融合的书籍,作为信息科技工作者,我读了这部书也深受启发。本书作者既是国际著名的认知心理学家、又是计算机专家,同时具有探索人的心理与机器的能力,这也许就是他的著作受到许多领域读者欢迎的原因。将此书翻译成中文可以使更多的读者读到它、理解它,为此,我愿意推荐此书给广大的读者,包括心理学,社会学,以及其它技术科学领域的读者。  推荐序二  叶展,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先后取得伊利诺斯州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计算机硕士学位和卡内基?美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人机交互(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硕士学位,现在美国BCS管理和IT咨询顾问公司担任人机交互分析/设计师。其目前主要的研究和工作领域是人机交互理论在游戏设计中的应用、人机界面设计与评测、以及软件开发流程设计和管理。是这些领域有一定影响的专家,并应邀在包括CHI等一系列重要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了论文和演讲。  有的人在文字上诙谐有趣,但面对面的时候,却是言语平淡无奇。Donald Norman就是这样的人。他的“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是每一个人机交互设计人员的必读经典。但若慕其名而到会议上听其演讲,多半会失望而去。因为其演讲中规中矩,可谓乏味得紧。  好在我们在这里只是介绍其书,而非其演讲。Donald Norman写书的功夫,是没有人质疑的。  《情感化设计》是Donald Norman自“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之后的又一大作。由于前作的巨大影响和经久魅力,本书一出来就好评如潮。但和前作不同,如果说前作是开创了一场运动并引发了一场革命的话;那么本书则是顺应一种潮流,体现一种时势。  《情感化设计》向我们透露的这个潮流就是:情感化、艺术化、美观化,已经不仅局限于传统的娱乐休闲产品,而是在更广泛的商用领域得到了重视。以软件业为例,如果谈到情感、艺术、美这几个词,人们一般会认为我们在说游戏软件。因为传统上只有游戏软件才涉及这些因素。游戏软件要通过美轮美奂的图像来调动玩家的情感,达到一种虚拟的情境。但是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商用软件的设计,摆脱了沉闷和枯燥的陈腐样式,在艺术美观和调动用户的情感方面,做出了尝试。比如图1所示,是世界著名的工业设计公司Frog Design(www.frogdesign.com)给SAP R/3设计的用户界面。SAP R/3是一种给超大型公司使用的商用管理软件。这种软件一贯给人的感觉是机械的、冷冰冰的、无人性的。其色调也一般都是灰色为主。但Frog Design的设计,一反这些范式,在保证软件功能的基础上,最大程度地发掘美感,将活泼柔和的色彩引入设计。最后设计出来的软件界面,一眼看上去就给用户一种舒服的感觉。通过在视觉层次上的美化,在情感层次给用户一种安抚,将有助于提高用户的工作效率。  Frog Design获得设计大奖的另一款作品i2的用户界面(图2),也是体现了这种趋势。可以说,对2000年以后的商用软件设计者们,可用性(usability)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必须保障的;而他们孜孜以求的更高层次的东西,就是美观和情感层面的东西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趋势(虽然并不起自Donald Norman,但却被他的书所准确捕捉并代表了),与20世纪初德国包豪斯(Bauhaus)运动有诸多相似之处。当年的包豪斯是工业设计领域的革命重镇。当时人类社会刚从手工作坊过渡到大规模生产的工业产品时代,迫切需要找到在工业时代美化生活的法门。原有的为皇室服务的手工作坊方式不能满足工业时代的需要了,而新的设计法则和体系没有建立起来。工业化生产的早期产品,虽然功能上堪用,但形象上粗鄙简陋之至。包豪斯的教师们,探索在工业化生产条件下如何美化人类的生活,极力鼓吹新的设计理念和实践。他们在工业设计领域的影响,极为深远。而近几年这种全面注重美观和情感因素的设计潮流(特别是在软件设计领域),实际上就体现着在信息时代背景下重新美化人类生活的努力。  Donald Norman的这本书,是写给设计师们看的。这里的“设计”,是广义的设计,包括产品设计、软件设计、交互设计、游戏设计,等等。在书中你找不到任何关于如何进行设计的具体指导。同Donald的前一本书一样,这本书不是具体的设计手册或者指南,而是一种比较抽象的理念阐述。书中所述为一种大的思想方法,并介绍给你一种看待事物的不同视角。换言之,这本书是给比较高层次的人看的。作为设计师,一般会有这种感触:一开始从事设计工作时,最看重的是借鉴具体设计案例和成文的规矩,注重很具体的层面的东西。但做到后来,就迫切需要一些更高层次的、抽象的、有点哲学意味的东西来指导和补充了。Donald Norman的书,基本上都在后一层次上。  书中最重要的概念,乃在于他把设计和设计的目标(即用户最终是如何享用一项设计的)明确划分为三个层次,分别为:本能层(visceral)、行为层(behavior)、反思层(reflective)。所谓本能层,就是能给人带来感官刺激的活色声香。比如说一个游戏,三维画面华美,一眼看上让人感觉眩目多彩。这就是游戏的本能层在起作用。而行为层,是指用户必须学习掌握技能,并使用技能去解决问题,并从这个动态过程中获得成就感和爽快感。还用游戏做例子,一个打斗游戏,设计师预先设置了游戏的规则。玩家需要逐渐掌握这个规则并利用其来和其他玩家或者计算机控制的对手来打斗,并力求胜利。这个设计如果做得好,玩家就会从这个动态过程中获得爽快感。这就是设计的行为层在起作用。而最高的层次,是反思层。这个词很难翻译,查遍国内的书籍好像没有涉及的。所以只好借用日本人的翻译(正如我们现在使用的中文中许多转译自日本的外来词一样),将其称做反思层。这个层次实际上指的是由于前两个层次的作用,而在用户内心中产生的更深度的情感、意识、理解、个人经历、文化背景等种种交织在一起所造成的影响。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触景生情”。据《世说新语》中记载:桓温北征,经金城,见年轻时所种之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如果仅仅有本能层,粗大的柳树并不能引起太多的审美反应;而反思层的存在,则使得主人公产生了强烈的情感波动。反思层的重要,可见一斑。而作者更进一步阐述了反思层对现代产品设计的重要性,比如说它有助于建立起产品和用户之间的长期纽带,它可以帮助用户建立自我标识(self-identity),等等。  对中国来说,Donald在书中所布教的这一切,尤其具有现实的意义。近几年中国社会在物质方面的进步可称神速。各种产品、无论是家居还是商业用途,一律求洋求新求奢华。但在奢华的表面下,往往却忽视了其可用性,更忽视了其和使用环境是否和谐,不能和用户建立长久的感情纽带。也就是说在行为层和反思层做得还不够。Donald的书,带给我们很多思考、很多新鲜的想法和视角,将有助于我们改善我们的设计。正因为如此,中国的设计人员,特别是软件设计人员和工业设计人员,是很需要读一读本书的。  序言 三个茶壶  如果你想要一个适合所有人的黄金规则,那就是:在你的房间里,每一样东西你觉得都太有用了,每一样东西,你相信都是美丽的。  ——William Morris,“The Beauty of Life”,1880年  我收藏了一些茶壶。其中有一个茶壶完全不可以用,因为茶壶嘴和茶壶柄在同一边。它是由法国艺术家雅克?卡洛曼创造的,卡洛曼称它为咖啡壶:一个“专为受虐狂设计的咖啡壶”。我的这个茶壶是原物的一个复制品,它的一张照片在我写的《设计心理学》(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那本书(编者注:指的是英文原版书)的封面上。  我收藏的第二个茶壶被称为“Nanna茶壶”,它独特的圆墩墩的外形,出人意料地大受欢迎。第三个茶壶有点复杂,却很实用,它还可以“倾斜”,是由德国Ronnefeldt公司制造的。  卡洛曼的茶壶故意设计得没法用。Nanna茶壶尽管看起来有点笨拙,但实际上却很好用。它是由著名的建筑师和产品设计师Michael Graves设计的。那个倾斜的茶壶是我在芝加哥的四季旅馆(Four Seasons Hotel)喝午茶时发现的,它是根据泡茶的几个阶段设计的。用它泡茶时,我先把茶叶放在里面的搁板上(在壶的内部,从外面看不到),并把茶壶躺着放置,茶叶浸入水中。在茶将要泡好时我把茶壶倾斜起来,使它与桌面成一定的角度,部分茶叶离开水。在茶完全泡好后我把茶壶竖起来,茶叶不再和茶水接触。  这些茶壶中哪一个是我经常用的呢?答案是,一个也不常用。  我每天早晨都喝茶。早晨,效率是第一的。因此,醒来后我走进厨房,按下日式热水器的按钮烧水,用勺子取出切好的茶叶放进小的金属泡茶球里。然后,我把金属球放在茶杯里,倒入热水,泡上几分钟后我的茶便可以喝了。这样既快速高效,又容易清洗。  为什么我会那么喜欢自己收藏的茶壶呢?为什么我会把它们陈列在厨房的窗台?尽管我不用它们,也把它们摆在那里,让自己看得见。  我珍视我的茶壶,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可以泡茶,而且还因为它们本身是雕塑艺术品。我喜欢站在窗前审视它们所具有的不同形状,欣赏光在它们各种曲面上不停地跳跃。当我招待客人或闲暇时,我会因Nanna茶壶的魅力而用它泡茶,或者因倾斜茶壶的灵巧而用它泡茶。对我来说,设计是重要的,但是我选取哪种设计则由场合、情境,尤其是我的心情决定的。这些茶壶不只是拿来用,作为艺术品,它们还使我的每一天变得轻松。不过,也许更重要的是,每一个茶壶都表达了自己的意义:每个茶壶都有自己的故事。第一个反映了我的过去,我对无法使用的物品的讨伐;第二个反映了我的未来,我对美的不懈追求;而第三个则反映了美和功用的那种完美的结合。  茶壶的故事说明了产品设计的几个组成部分:可用性(或缺少可用性)、美观性和实用性。在创造一个产品时,设计者需要考虑多种因素:材料的选择、加工的方法、产品的营销方式、制作的成本和实用性,以及理解和使用产品的难易程度等。但是,多数人没有认识到,在产品的设计和使用中还有很浓重的情感成分。在这本书中,我认为,设计里含的情感成分可能比实用成分对产品的成功更重要。  茶壶的故事也说明了设计的三个不同方面:本能的、行为的和反思的。本能设计关注外形,这是Nanna茶壶胜过其他的地方——我非常喜欢它的外形,特别是当它盛着琥珀色的茶水,下面用蜡烛火焰把它照亮时。行为设计与使用的乐趣和效率有关,在这方面,倾斜的茶壶和我的小金属球都是赢家。最后,反思设计考虑产品的合理化和理智化。我能讲一个有关它的故事吗?它迎合我的自我形象吗?迎合了我的自尊吗?我喜欢向人们展示倾斜的茶壶如何工作,向人们解释茶壶的位置是如何显示茶水状况的。当然,“专为受虐狂设计茶壶”完全是反思设计,它不是特别漂亮,而且根本没有用,不过,它却讲了一个极好的故事。  在物品的设计之外,还有个人因素,这是任何一个设计者和制作者都不能提供的。生活中的物品对我们来说绝不只是物质上的占有。我们以它们为骄傲,不一定是因为我们在炫耀自己的财富或地位,而是因为它们赋予我们生活的意义。一个人最喜欢的物品可以是不贵的小装饰品、磨损的家具,或者照片和书,而且常常是破了的、脏了的或者褪了色的。喜爱的物品是一种象征,它建立了一种积极的精神框架,它是快乐往事的提醒,或者有时是自我展示。而且这一物品常含有一个故事、一段记忆,或者把我们个人与特定物品、特定事件联系起来的某些东西。  本能的、行为的和反思的这三个不同维度,在任何设计中都是相互交织的。对于任何一种设计,其中一个维度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不过,更重要的是,要注意这三个维度如何与认知和情感交织。  人们一般倾向于认为认知和情感是对立的,把情感说成是激动的、兽性的和不理智的;而把认知说成是冷静的、人性的和有逻辑的。这一对立来自历史悠久的以理性逻辑推理为荣的理性传统。它认为在高度发展的文明社会里,情绪是不合时宜的,它们是人类动物起源的遗留物。我们人类必须学会凌驾于它们之上。至少那样做被认为是明智的。  无稽之谈!情绪是认知不可分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所做的每件事,所想的每件事都影响着情绪,不过在许多情况下,这种影响是下意识的;反过来,我们的情绪也会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它作为我们适当行为的永久向导,引导着我们趋好避坏。  一些物品会激起强烈、积极的情绪,诸如热爱、依恋和快乐。在评论BMW的Mini Cooper汽车(如图0.5所示)时,《纽约时报》评述说:“无论什么人想起Mini Cooper的动态特征,从非常好的到不重要的,可以公正地说,在近来的记忆中,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新汽车能引发比这辆车更多的微笑。”观看和驾驶这辆车是这样的有趣,以至于评论者建议你忽略它的缺点。  几年前,我和设计师Michael Graves一起参加了一个收音机节目。我批评了Graves设计的一个作品——“Rooster”茶壶,因为尽管它看上去很好看,却很难用——倒水时会有被烫伤的危险。就在这时,一位拥有“Rooster”茶壶的节目听众打电话说,“我喜爱我的茶壶,”他反驳说,“当我早晨醒来走进厨房泡茶时,它常使我微笑。”他的意思好像是:“有点难用又怎么样呢?只要小心点就可以了。它很可爱,它让我微笑,这是早晨的第一件事,而早晨的第一件事是最重要的。”  当今社会技术进步的一个副作用是:憎恨与我们打交道的物品,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请想一想人们在使用电脑时所感到的愤怒和挫折。在一篇名为《对电脑发火》(Computer rage)的文章中,伦敦的一家报纸这样写道:“刚开始只是轻微的烦恼,然后是怒发冲冠和手脚出汗,不久你用力敲击着你的电脑并对着屏幕大叫,而且可能最终以你揍了你的邻座而结束。”  在20世纪80年代,我在写作《设计心理学》时没有考虑到情感。我指出实用性和可用性,功能和外形,所有这一切都是以一种逻辑的不带感情的方式运作着的——尽管设计不好的物品会令我发火。但是,现在我改变了。为什么呢?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对大脑及对认知与情绪如何相互作用有了新的科学见解。我们科学家现在认识到,情绪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多么的重要,多么的有价值。当然,实用性和可用性也是重要的,不过如果没有乐趣和快乐,兴奋和喜悦,焦虑和生气,害怕和愤怒,那么我们的生活将是不完整的。  和情感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美感、漂亮和美丽。我在写《设计心理学》时并不是有意贬低美感或情感,我只是想在设计界把可用性提高到它应有的位置,即将其提至与美丽和功能等同的位置。我觉得美感的主题在其他地方已广泛涉及了,因此我忽略了它。结果,设计者提出了很有价值的批评:“如果我们遵循诺曼的指示,我们的设计会是能用的——但它们也会是难看的。”  能用的却是难看的!这是一个相当刺耳的判断。唉!不过,这一评论却是正确的,因为能用的设计不一定好用。这正如我在三个茶壶的故事所揭示的那样,吸引人的设计不一定是效率最高的设计。不过,这些性质非得相互矛盾吗?美和智慧,乐趣和可用性可以并存吗?  所有这些问题都驱使着我开始行动。我的兴趣被科学的我和生活的我之间的差异激起。在科学中,我忽视审美和情感,把注意力集中在认知上。的确,我是认知领域的早期工作者之一,这些领域今天被称为认知心理学和认知科学。可用性设计这一领域就扎根于认知科学。认知科学是由认知心理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以及以系统严密和逻辑思考为自豪的分析学组成的交叉学科。  然而,在我的个人生活中,我参观美术馆,聆听或演奏音乐,并且以我居住的住宅是经过设计师设计的为骄傲。尽管在我的生活中这两个方面是相互独立的,但是它们并不相互矛盾。不过,在我早期的职业生涯中,我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挑战,这一挑战源于一个不太可能的事件,即电脑彩色显示屏的应用。  在个人电脑的早期,根本就没听说过彩色显示器,多数显示器屏幕都是黑白的。当然,苹果II电脑是最早的可以显示彩色的计算机,但只限于游戏中。在苹果II电脑上做的任何重要工作都是黑白的,通常是黑色背景白色文字。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当彩色屏幕首次被引入个人电脑时,我很难理解它的吸引力。那时候,主要是用颜色来强调文字或者给屏幕添加不必要的装饰。从认知的观点来看,彩色没有超过不同影调所提供的价值,不过,商店却宁愿多花钱来购买彩色显示器,尽管没有什么科学理由。显然,彩色满足了人们的某些需求,但是这些需求我们还无法测量。  我买了一个彩色显示器来看人们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很快,我确信我开始的判断是正确的,彩色并没有为日常工作增加任何可见的价值。不过,我却无法放弃彩色显示器。我的理智告诉我彩色是不重要的,但是我的情感却在告诉我彩色是重要的。  让我们回想一下在电影、电视和报纸中的这一现象吧。开始,所有的电影都是黑白的,电视也是黑白的。电影和电视的制造者反对引入彩色,因为这会增加巨大的成本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收益。毕竟,故事就是故事,彩色能带来什么不同呢?但是,你会回到黑白电视或黑白电影的时代吗?今天,电影或电视被拍成黑白的也只是为了艺术和审美的原因,即避免丰富的色彩会产生强烈的情感陈诉。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完全迁移到报纸和书籍上,因为尽管所有人都同意通常更喜欢彩色的,但彩色带来的好处是否足以胜过它导致的额外成本正在被热烈地讨论着。虽然彩色已悄然进入报纸的页面,但多数报纸和广告还是黑白的。书籍也是这种情况:书中的照片都是黑白的,即使原来的照片是彩色的。在多数书中,彩色只是出现在封面上——可能是用来引诱你购买这本书——不过你一旦购买了这本书,彩色就被认为再也派不上用场了。  问题就在于我们仍用逻辑来为我们做决定,即使我们的情感告诉我们另外的决定。商业继续由逻辑的、理智的决策者统治着,由商业模型和会计师统治着,根本没有情感的空间。遗憾!  我们认知心理学家现在懂得了情感是生活中的一个必要部分,它影响着你如何感知,如何行为和如何思维。的确,情感使你聪明,这是我当前的研究课题。没有情感,你制定决策的能力会受损。情感往往通过判断,向你呈现有关世界的直接信息。例如,这儿可能是危险的,那儿是舒适的,这是好的,那是坏的,等等。情感工作的方式之一是通过神经化学物质来浸润某一特定脑区,来修正知觉、决策制定和行为。这些化学物质可以改变思维的参数。  令人吃惊的是,我们现在有证据表明,在审美上令人感觉快乐的物品能使你更好地工作。正如我将要举例说明的那样,使你感觉良好的产品和系统会较易使用,并引起更和谐的结果。当你把车擦洗打蜡过后,它看起来不是更好驾驶吗?当你洗过澡穿上干净别致的衣服后,你不会感觉更好吗?当你用一个奇妙的、平衡性很好的、在审美上令人感觉快乐的花园工具或木工工具、网球拍或滑雪橇时,你不会做得更好吗?  在我继续这个话题之前,让我插入一个专业注释,即我在这儿讨论的不只是情绪(emotion)、还包括情感(affect)。这本书的主题就是,多数人类行为是潜意识的,是意识无法觉察到的。在人类进化历程,以及大脑的信息加工过程中,意识都出现得比较晚,许多判断在被意识到之前就已经被确定了。情感和认知都是信息处理的系统,但是它们的功能不同。情感系统进行判断,帮助你迅速确定环境中的事物哪个是危险的或者是安全的,哪个是好的或者是坏的。认知系统来解释世界,来弄清世界的含义。情感是判断系统的普通术语,既包含意识的又包含潜意识的;情绪是情感的意识体验,具有特定的原因和对象。你所体验到的忧虑不安而又莫名其妙的感觉是情感。而你由于某件事而恼火某个人则是情绪,如旧车销售商Harry卖给你一辆差劲的二手车又多收你的钱,你为此生气。注意,认知和情感是相互影响的,一些情绪和情感状态可以由认知驱动,而情感也常常影响认知。  让我们来看一个简单的例子。请想像一个长10m宽1m的又长又窄的厚木板,把它放在地面上,你可以在上面走吗?当然,你可以蹦蹦跳跳甚至闭着眼睛走。现在把木板架到离地面3m高,你可以在上面走吗?是的,尽管你会更加小心。  如果木板离地面100m会怎么样呢?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敢走近它,即使这时在木板上走和保持平衡并不比木板在地面上时困难。一个简单的任务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困难了呢?你头脑的反思部分能够认识到在一定高度的木板上走和在地面上的木板上走一样容易,但是自动的、低级的本能水平支配着你的行为。对多数人来说,本能会获胜,恐惧占据了你的内心。你可能对你的害怕做合理化解释,木板有可能会折断,或者有可能会被风吹下来。不过,所有这些有意识的合理化解释都发生在事实之后,发生在情感系统释放了化学物质之后。情感系统的运行与有意识思维无关。  最后,情绪和情感对于日常的决策制定是十分重要的。神经科学家Antonio Damasio研究了一些脑损伤的病人,他们在各方面都很正常,只是受伤的大脑使情感系统受到了损伤。因此,他们虽然表面上正常,但不能在社会上制定决策或有效行使职责。尽管他们可以确切地描述他们应该如何做,但是他们却不能决定在哪儿住、吃什么,以及使用和购买什么产品。这一发现与通常的观点相矛盾,通常人们认为决策制定是理智的逻辑思维的结果。但是,现代研究表明,情感系统通过帮助你在好和坏之间迅速做出选择来减少思考事物的数量,从而对你的决策制定提供重要帮助。  正如Damasio所研究的病人那样,没有情感的人们常常不能在两个事物之间进行选择,特别是当两种事物价值相当时。你想在周一还是周二约会?你想吃米饭还是烤马铃薯?简单的选择?是的,也许是太简单了,以至于没有理智的方法来进行决定,这时正是情感发挥作用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对某事做出决定后,当别人问为什么这样做时,我们经常说不出原因,可能回答说:“我只是想这样做”。决定必须要令人感觉良好,否则这个决定就要被丢弃,这种感觉就是情感的表现。  情感系统与行为紧密相关,情感系统使你的身体做好准备,以对特定情境做出恰当的反应,这是你在焦虑时感到紧张不安的原因所在。在肠胃中“令人作呕”的感觉和“打结”的感觉并不是假想的,这是情绪控制你的肌肉系统,甚至你的消化系统的真实表现。因此,合意的味道和气味使你分泌唾液进行摄取和吸收,讨厌的味道和气味使你肌肉紧张,为反应做好准备。腐烂的味道使你噘起嘴吐出食物,胃部肌肉收缩。所有这些反应都是情绪体验的一部分。我们确实会感觉到好或坏,放松或紧张。情绪是判断性的,使身体相应地做好准备。你那有意识的、认知的自我会观察到这些变化。下次当你感觉某事好或者坏,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时,请聆听你身体的声音,感受情感系统的智慧吧。  正像情感对人类行为很关键一样,它们对智能机器也很重要,特别是对将来在日常活动中帮助人们的自动化机器。机器人要想成功就必须具有情感(在第6章中将更详细地讨论这一话题),不一定和人类的情感相同,但不管怎么说,它们也是情感,是为满足机器人的需求而为它们量身定做的情感。而且,将来的机器和产品应该能够感知人们的情绪,并做出相应的反应。例如,当你心烦时它们哄你、安慰你并陪你玩。  正如我所说的,认知解释和理解你周围的世界,而情感使你可以对世界做出迅速的判断。通常,你先对情境进行情感反应,然后进行认知评估,因为生存比理解更重要。不过,有时是你先进行认知评估。人脑的功能之一就是它能憧憬未来、想像未来,并对未来进行计划。在头脑展开创造想像的翅膀时,思维和认知放纵了情感,并且反过来也改变了它们自己。为了解释这是怎么回事,现在让我先探讨一下情感和情绪科学。  采访:蒋显斌    整理:新浪翻译中心  编者按:这次对话是在唐?诺曼与编者共同参加芝加哥IIT设计学院举办的设计策略高峰会之后进行。  Q:这次采访大致涉及四方面内容。第一,想请您谈谈您的新书《情感化设计》(Emotional Design),这本书的中文版已经在中国出版了。第二,请谈谈当前的趋势,您的设计思想为什么从重视实用转向了重视情感?第三,我认为中国主流的设计师和应用爱好者其实大多更了解您本人,而不是您的公司,所以我想您最好介绍一下Nielsen Norman集团的背景和目前从事的工作,以及中国市场对您的公司有着何种意义?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的--作为全球设计界关注的焦点,中国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也是一个热点话题,我想听听您对此的看法。  我们知道您的第一本中译版《情感化设计》最近刚出版,于是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情感化设计重要?从您前一本著作到这本书之间的思维是如何演变?  A:以前我专注于实用性设计,重视产品的功能。我曾是一名工程师,最初学的是工程学,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读电子工程。后来,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取得心理学博士学位,成为一名心理学家。在工程学方面,我有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  这样一种背景可以说是完美的,因为要弄懂一种产品,你必须要懂得它所运用的技术--以及使用产品的人。但是,在以往的大部分时间里,我所关心的都是怎样让你的产品让人看得明白又好用。也就是从工程学的角度,产品应该具备良好的功能;而从心理学角度,产品应该容易使用,不会让人搞不懂,不知道正确的使用方法。这些特性非常重要。  但是,我后来慢慢意识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我没有考虑进去,那就是”愉悦”(Enjoyment)成分,让人喜欢这个东西--让人觉得高兴、有趣。我意识到我自己就常常会买回一些很吸引人的产品--我喜欢它们,哪怕它们并不好用,哪怕它们要人花点时间才能弄明白--因为我不在乎。它们让我觉得高兴。  在中文版的《序言》里,我写了我在中国游览黄山时的感受。一路上,所有的人都在拍照--照我和我的家人。他们喜欢跟我们合影。我儿子那时还小,头发是金黄的。他们喜欢摸摸他的头,给他照相。我们白天爬,晚上也爬,用了两天时间才到山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个大早,出去一看,太美了。茫茫云海,中间露出一个个小山尖,仿佛水中的小岛。景色真美。但这回,让我讶异的是,我却没见到大家照相。却看到许多人忙着画画。  这引得我去思索摄影和绘画的本质区别。我认为,照相机会妨碍你去体验。它能给你留下一段回忆,但当你举起相机时,你也就无法好好地去享受眼前的一切。绘画就不同了,它属于另一种技术。在下笔之前,你必须仔细研究眼前的景色,更加用心地去品味。这个发现带给我的震动很大。在此看来,绘画这项技术是强化了你的体验,而摄影却成了干扰体验的技术。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直到这次会议前,我遇见一位中国的设计师,跟他谈起这件事,他告诉我说:“我们中国人拍照总是喜欢拍人。表明我们到了那里,记录下了我们是和谁去的,去了哪里,但多不是为了拍那个地方的景色的。”这很有意思,因为美国人拍照总是拍风景。  于是,我真正感觉到,绘画是非常重要的。画得好不好并不重要,要紧的是绘画本身的过程。我用了很长时间来想,这其中有什么样的趣味、快乐和美,我应该用怎样一种科学的方法来阐述它。终于,这么多年之后--整整十五年之后--情感这门学科有了很大的进步--我也开始在芝加哥的西北大学和两位研究情感和性格的教授,我们三个一起为这门学科制订出了一个框架,这也成为了这本书里的主要内容。  我想说的就是:“产品具有好的功能是重要的;产品让人易学会用也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这个产品要能使人感到愉悦。”  Q:这么说产品也可以将情感信息元素从设计者那里传递给使用者?   A:我举一个例子。最近我和另外两位设计师参加一档电台节目。我们开始讨论手机,于是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手机,每个人的手机都很不一样。其中一位来自摩托罗拉的设计师拿出了另外一部手机,看起来非常的古怪。他问,你们中有人愿意用这部手机吗?我们回答,不愿意。他说这是目前中国最畅销的手机之一,是我们精心专门为十几岁的中国女孩设计的。  这部手机上有许多小挂钩。因为中国的十几岁的女孩子喜欢在手机上挂各种小玩意。很显然,这种设计对手机的一般功能毫无助益,比如打电话,发短信什么的,但它增强了使用者的使用兴趣,密切了她们与手机之间的联系。这样,当她们把手机展示给别人的时候就会说,“看,这是我的手机,很特别吧!”这个例子很好的说明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作为设计者,我无法设计一个天生就属于你的手机,因为你想与众不同,但我可以设计一款手机,便于你将之变为属于自己的手机。  Q:这么说这本书是在分析情感化设计的价值,并从市场中找出正反两方面的实例来对其进行阐述?  A:我的全部工作就是一直在努力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并提供一个了解这个问题的框架。这本书提供了一个理解情感这个元素的三种不同角色的框架。如果你掌握了这个框架,你就可以做出更好的设计;没有这个框架,你的设计仅仅是一件艺术品。一些人在某一方面做得比其他人好,有时候人们争论到底应该怎么做,但是有了这个框架,人们就会看到,这些争论只是针对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所以这本书的一个重要的观点,也可以说有两个重要观点,一个就是,情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应该忽略它。情感是与价值上的判断相关的,而认知则与理解相关,二者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第二点,设计存在三个层面,感官层面(Visceral)、行为层面(Behavioral)和反思(Reflective)层面。  在设计中,感官层面是指外观,它涉及的是感受知觉的作用,比如味觉、嗅觉、触觉、听觉和视觉上的体验。这就是为什么设计的美学因素如此重要。这其实就是一件商品的外观式样与风格。第二个层面是行为层面,是指产品在功能上是否出色。这一点也很重要。设计一件东西,不光让人会用而已,还要让人觉得它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以木工工具为例,劣质的工具总是不听使唤,好的工具则能完全实现主人的意图。  第三个层面是反思层面。这与个人感受和想法有关,是人们对自我行为的思考,以及对他人看法的关注,“我入流吗?我的做法合适吗?”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年轻女孩喜欢在手机上挂饰物。她们想传递这样一个信息--这就是我,这是我的手机。这一点很有趣,因为她们需要融入同龄女孩子的群体。  感官层面在全世界都是相同的,因为它是人性的一部分,在感官层面上我们对“好”的定义是一致的。行为层面上的东西是学来的,因此在全世界有着类似的标准,但不同的人还是会学到不同的东西。反思层面上则有非常大的差异,它与文化密切相关。不单是中国文化不同于日本文化,不同于美国文化,就是同在中国,年轻女孩也不同于商业人士,不同于大学生,不同于农民,这中间存在着微观文化因素。  Q:我读了您的中文书稿。我对这三个层面有个疑问。产品的确能从这三个不同的层面激发消费者和使用者的兴趣--作为一个消费者,我可以感受到一件产品外观很漂亮,用起来很称心,或是非常张显使用者的个性...而对于设计师来说,为取得这样的效果,是否也需要有同样的层次与境界才能做出相对等的设计?  A:这很有意思。当然,使用者的感受是设计师无法设计出来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设计是一个艰难的考试。设计师希望产品的使用者能够如他预期的那样获得应有的感受。我不知道设计师本人是否必须从中具有同样的感觉,但是他一定要了解自己的目标客户。这其中最难的是文化因素。我们生活在一个所有人共同参与的世界,一件产品在美国设计,在中国生产,然后在欧洲销售;或是在中国设计,在中国生产,在中国、美国或欧洲销售,文化元素交织是里面,而最难的部分就是文化因素。  Q:今天的会议上谈到了“金字塔底层(Bottom of Pyramid)”这个概念。一般认为处于所谓经济金字塔底层的消费者更倾向于功能性强的产品,即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当人们拥有这些产品之后,才会逐渐重视附加价值之类的东西。你是否认为这三个层面中的某一个层面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人都重视的,而不论其经济状况如何?  A:答案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一直以来人们深信,人类首先需要满足衣物、温饱等基本需求,再是健康、教育,然后才慢慢开始追求奢侈和舒适。由此得出的结论是,首先是行为层面,然后才是感官和反思层面。但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在美国,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人们口袋里的钱变少,昂贵商品的销量自然会下降,但有一类商品的销量却几乎总会上升,那就是小的昂贵商品--糖果,而且通常是高价糖果,因为即便是高价糖果,与其它商品相比仍然是便宜的。从中可以看出,人们即使处于努力满足基本需求的阶段,有时候也愿意享受一下生活。他们可能会花钱、花时间去看场电影,吃一块好吃的糖,或买条漂亮的围巾,总之去小小地享受一下美好的事物。这些不属于基本需求,除非你认为自我满足以及小小的放纵和享受也属于基本需求。所以我认为对于这些金字塔底层的消费者而言,奢侈品就是可以带给他们乐趣的小东西。我们可以从管理大师C.K. Prahalad的印度经验中求得一些例证。他在印度开发非常廉价的酒店,但客房里都配备了电视,而且是价格不菲的纯平电视,还有其它许多可能被认为是不必要甚至是奢侈的物品,但他的做法对顾客极具吸引力。关键在于他的策略重心非常明确--坚持保留那些重要的东西,同时清除大量冗员和低效,从而使运营成本保持在低水平。正是他认为重要的东西促使我们重新审视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他没有说我们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廉价商品和必需品上,而是告诉大家应该重新思考究竟该以何种方式来提供这些商品。  Q:他有一句话给我的印象深刻,就是:“曾经存在的一种商业逻辑--把世界上高端的设计逐步推介给金字塔低端,是一种很自然的商业循环。但是今天我们发现,其实那些产品是金字塔底层的人无福消受的,可能是因为你设计的东西从成本结构角度或从资源消耗角度来看,都不足以支撑这特有的庞大消费群体。”我想这一观点改变了很多以往的假设吧。  A:对。同时我认为,一般所谓“先给穷困的人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然后再一点点提高”的观点也是错误的。  Q:他们同样渴望享受生活。  A:是这样的。  Q:您的前一本书--《设计心理学》(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提供了观察生活及产品“可用性”(Usability) 的另一种框架。您认为,对于正在崛起的市场,比如中国和印度,您的这本书对它们有什么启示吗?在中国,有些企业已经很熟悉“可用性”这个概念来强化他们的公司,但大多数企业还是没有机会去理解。  A:我仍然坚信,虽然我强调产品必须能吸引人,让人喜欢,给人带来快乐,但这绝不是说,我们可以忘记那些最基本的原则。如果一样东西让人无法使用,或者无法用它来完成基本的工作,它就会让人感到沮丧。这就是一种情感化的体验。但这是一种负面情感。在我们身边有些东西我们不喜欢用,比如一台老惹麻烦、频频死机的电脑,因为我们搞不懂它。如果有一天它突然又好用了,我们就会大大地松一口气。可是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不是一种好的情感,它说明的是,你期待的是不好的情况,但所幸它没有出现。最重要的是,设计得很差的东西--让人弄不懂或不知道怎样使用的东西--会导致事故和失误的发生。我们可能因此丢失好几个小时工作的成果,更严重的还会造成人身伤害甚至死亡。发生事故后,受指责的往往是肇事人。但我要说,不是的,大多数事故其实是“系统”的问题,是设计的问题。在我所到过的南美洲国家以及中国、印度、非洲一些国家,这一现象尤为普遍。建筑业和制造业很不重视遵守正规流程,造成很多事故。《设计心理学》中有很多设计原则可以减少甚至杜绝此类事故的发生。  Q:作为尼尔森-诺曼集团(Nielsen Norman Group)的负责人,您能给我们讲讲集团在做些什么,它当初是如何成立的以及它对中国市场的意义如何?  A:我和杰各布-尼尔森(Jacob Nielsen)是多年的朋友。有一天,我们突然说起:“咱们开一个公司吧,去帮助其它公司改进他们的产品。”于是就开了这家公司。但这是一个奇怪的公司,跟一般的公司不一样--杰各布-尼尔森和唐纳德-诺曼,就像两个独立的公司。尼尔森和我各干各的事。我们会在一起探讨,但很少一起做事。所以,我们这个集团就像是由两个小公司组成的--尼尔森公司和诺曼公司。尼尔森主要跟互联网打交道--界面信息设计、网站设计,企业内网等。他也为企业客户做许多研究性工作,手下大约有十二个人从事这项工作。而我对一般性的原理更感兴趣些,对网站的兴趣不大。所以我面向的是产品和服务,对它们进行分析和解读。我还在一些公司担任顾问。  Q:你们提供的是什么样的服务?  A: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的服务分成两大类:尼尔森主要在可用性领域给企业提供帮助,而我则偏于商业计划方面,例如:成功的含义是什么?消费者是怎样接受新技术的?需要多长时间?你该怎样推广它?你应如何定位你的企业?产品成功与否的关键在哪里?如何使产品具有有趣、令人愉快和容易使用的特性?这些是我的服务领域。  Q:那么您的服务是偏重于改变企业的流程,还是偏于企业的人力资源体系?  A:主要是改变流程。而改变流程有时就意味着改变人,改变企业的用人结构,也就是雇佣更多具有社会科学背景的人,因为他们对社会、对人有着更深入的了解。大多数企业都知道工程技术人员的重要性,而对于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人才所起的作用认识还不够。我帮助企业从商业上找出他们成功或失败的原因,所以我关注的是比较宏观的问题,而尼尔森那边是解决具体问题,比如网站,等等。  Q:我想知道,在您过去几年的工作中,有没有哪个项目让您觉得特别振奋?  A:我真的觉得很开心,而开心的来源之一是我能接触高度多样化的合作案。我目前为一家家具公司,为一家糖果销售公司工作,同时给一本杂志撰写关于汽车内部设计与装饰的文章,也为微软公司做一些事。另外我还帮助一家公司为老年人开发一种能方便他们与家人沟通的简单装置。我的工作涉猎广泛,我喜欢这种感觉。  Q:您被人誉为人性化技术应用方面的大师(Guru to make the technology work)。我想知道的是,在您的职业生涯中“可用性”这个概念是否一直居于核心地位?您又是如何定义它的?  A:我的职业生涯相当复杂,处于核心位置的曾经是对人类的思维、记忆、注意力和思想的认识。上一次,我以心理学教授的身份访问中国,曾就此发表过演讲。不过你说的很对,在设计领域,多年以来我一直倡导“可用性”这个概念。但是,我正在试图转变,我在努力倡导那些功能完善、实用有效,同时可以带给人们乐趣的好产品和好服务。这三方面缺一便不完整。非常实用的产品,也可以是非常失败的产品;而有些产品很难使用,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感兴趣的是帮助企业创造出三个方面都很优秀并能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  Q:近年来有一个趋势,设计的定义已经从实体物品上的设计概念走向许多其它观念方面转变了。我想知道,您对设计的定义是什么?这恐怕是个很大的问题。  A:是的,我曾经用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来讨论设计这个词的含义。我相信设计无处不在,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设计师。你来采访我,决定我们应该如何落座,你安排让我坐在这张椅子上而不是那张椅子上,并且说明原因。你还要决定把录音机放在哪里最合适。这就是设计。设计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组织安排,以求在最大程度上满足某种需要。设计的对象可以是一种服务、一座建筑、一个装置。对你来说,就是如何组织这次采访。你对这次采访也进行了设计。我们开始的时候,你首先告诉我要谈四个主题,以便我有所准备。这也是设计。  很多领域都可以被称作设计。对有些人来说,设计是指服装和时尚。建造一所住宅时,设计指的是内部装饰和家具的摆放。在芝加哥设计学院举办这次会议之前,产品领域中的设计通常是指产品的外观和风格,但对于参加这次会议的人来说则不是。这次会议一直在努力阐述这样一个观点:设计不是只有外观和风格,设计有着非常丰富和深刻的内涵,设计者需要对人、对社会组织以及对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有着深刻的理解。因此,我们可以对工作流程和生活方式进行设计。与会者还谈了为处在金字塔底层的消费者设计产品的问题。大家没有讨论设计的外观问题,而多在讨论经济压力问题,以及如何在设计过程中充分观照到这个议题。对我来说,这就是设计的定义,即设计是在深刻和广泛理解的基础上创造出适合人们使用的产品。  Q:下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市场的。关注我们这次采访的中国读者可能包括三个群体:一个是科技决策者,也就是科技企业,再者是消费者,第三是大学的教师和学生。您在如何面对这一新兴市场方面有何看法和评论?在未来几年,这个市场对您意味着什么?您到过中国几次?  A:很抱歉的是,中国大陆我只去过一次,香港大概去过五次。我想下次再去中国之后,我的答案也可能会和今天不一样。我需要对中国有更多的了解,才能更切中地回答这些问题。  我可以给中国的读者提供一些与设计相关的建议。对于购买产品的公司和个人来说,他们通常考虑的是产品的价格和性能。换言之,也就是投资回报率。需要提醒的是,在评估投资回报率时不要忽略随着产品附加而来的-- 如培训时间的长短,故障发生频率,以及使用者对这项工作是而勉力为之,还是出于热爱而身心投入?如果一件产品或一项服务设计得好,其价格可能会比通常水平高一些,但相应的培训成本和故障率会降低,人们会更喜欢用它,生产率会得到提升。我不了解中国的情况,在美国,如果人们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他们就会辞职离开。公司就要雇佣其他人,但招募新人和培训新人的成本很高。因此使你的员工保持快乐有很多好处--他的工作会更出色,不需要经常进行新手培训。总之,评估投资回报率时要考虑进各方面的回报。  另外,对于员工本人来说,是否了解这些产品、是否能在工作之外获得附加价值格外重要。在日常生活中,情况就不一样了,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一件东西既好用又能给我们带来快乐。现在在我们旁边就有很多台iMac电脑,虽然没有开启,却依然很吸引人。有这些东西在我们身边,即便只是看着它们,也感觉很好。  对于教授和学生来说,我试图在书中向他们授予一个理解这个领域的模式。我相信,这是一个教授应该教给学生的。如果学生们学到了这些,当他们自己成为设计师的时候就会做得更出色,在从事感官、行为和反思这三个不同层面的工作时会有更深的理解。  Q:您在这个领域有很丰富的教学经验。我们都从您的著作和研究成果中受益匪浅。如果中国学设计的学生想使自己的专业技能和思维方式与国际接轨,他们是否不应只注重外观塑造方面的技能,还应该掌握洞悉人性的同理心(Empathetic)和人类学等方面的技能?您是否可以推荐一些资料,帮助他们成为好的设计师?  A:中国现在有很多的设计学校,大概有数百家之多。学生所学可能更侧重于艺术方面,即外观塑造。我认为最难学的部分还是“人的技能”,即如何理解“人”。这也是存在文化差异的原因。每种文化与其它文化都存在不同,所以我希望通过教学使我的学生都具备好的观察力。我们今天听到一个医疗诊所的事例,他们试图从患者的角度来提供治疗方案。他们指出,医疗行业的人如果自己不偶尔充当患者,从患者的角度看问题,那么他们就会忽略很多东西。因此,中国的设计师应该从产品用户的角度来进行设计,要能够体会用户的感觉。我总是让我的学生到户外拍摄照片然后拿回到课堂上分析,我会帮他们找出需要从中发掘的内容。与其它国家的人一样,如果中国人想为别的国家做设计,甚至为中国的其它地区做设计,他们就应该到当地去采风。(采访者:中国的文化不是同一的,是很多元的)。是的,中国不同地方的人方言不同,饮食不同,沟通方式也不同。所以应该花时间去了解他们。如果将北京、上海、非常西式的新加坡、以及整个欧洲进行比较,会非常有趣。所以了解各文化之间的差异是非常重要的。我是指要真正去理解,而不是只看到表面的差异。如此方能理解产品以何种形式呈现。  Q:为了更好的理解,他们是否需要把心理学当作一种技能来学习?  A:我想传统的心理学派不上多大用场,我认为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你必须要懂心理学和人类学。但是教心理学和人类学的人却不懂这个道理。他们是学院派的大学教授。他们只教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这跟我认为需要学习的东西不同。他们不相信这类的应用。因此很不幸,人们很难学到该学的心理学和人类学知识。出现了某种错位。  Q:那在美国人们是怎样学到这些东西的呢?  A:人们是靠自学和从经验中学习的。其实,芝加哥设计学院和其他一些学校也在传授一些有用不错的技能。大学教授是一群非常特有的人,他们往往为了做学问而做学问,他们中许多人不知道怎样运用这些学问与知识。  Q:我希望在你下一次到中国之后,甚至在中国访问期间可以听到你更多的见解。  A:好的。而且我相信再次造访中国之后,我对中国的看法应该是会改变的(笑),因为我一向遵循一个理念—就是说,我不会预先假设或想象中国人会喜欢什么,除非我到了中国,更加了解他们。因此,如果我只去一周或两周,我只能了解很少一部分。  Q:你还想通过本次采访表达什么观点吗?  A:我只想说中国已经成为西方瞩目的焦点。我有个比喻:在18世纪,所有的创新都源自欧洲。美国只是刚刚起步,在金字塔底部奋斗。我们所做的就是努力向欧洲学习,效仿欧洲的方法,慢慢地,我们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进,直到完全掌握并且领先。我们以前总是把最好的学生送到欧洲学习。即使是在20世纪初期,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科学家,你就必须到英国或德国学习。现在改变了,美国达到了世界领先地位,世界上很多人都到美国接受教育。  我想在21世纪的今天,这也将会改变。我们将会目光转向中国,也许还有新西兰、新加坡和印度。但是在印度,在中国,人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定要去美国拿博士学位不可,因为在本国也有很多优秀的大学。人们将在中国学习,或者到新加坡、新西兰,这些地方都有优秀的大学。我想就像欧洲和英国不再是我们求学的对象一样,也许以后美国也不是了。而正在崛起的新的领先者是中国。一个充满挑战的世界是非常有趣和令人振奋的。  我想这番发展的结果会是使世界更好,因为在将来,随着新技术在全世界以跨国界的姿态出现,世界各国的交流将会加强。我们会发现,每个国家会在不同领域出类拔萃,而我们就可以共享这些成就。  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巨人,它将在很多领域中取得领先者的位置,一如当年西方国家一般。你可以从教育中看到这点。但教育只是个开始,当学生成为员工的时候,他们就会把知识运用到工作中去。我想你的读者应该知道,西方国家正在小心地观察,尽管有时候不是滋味(笑),我想到头来这对世界来说是好事,但在过渡时期总会伴随着破坏与颠覆,所有的过渡期都是颠覆性的。有人给我一本书:《危机与挑战》,我想这正是我们即将面临的。  Q:危机和挑战也意味着机遇。  A:是的。  Q:有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现在美国在许多知识领域和实践方面肩负着很大的责任。  A:而现在中国也在逐步跟上,它获得了更大的能力,因此它必须肩负更大的责任。

编辑推荐

  《情感化设计》以独特细腻、轻松诙谐的笔法,以本能、行为和反思这三个设计的不同维度为基础,阐述了情感在设计中所处的重要地位与作用,深入地分析了如何将情感效果融入产品的设计中,可解决长期以来困扰设计工作人员的问题——物品的可用性与美感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好用的东西一般都是难看的。本书堪称设计心理学的经典力作。《情感化设计》对所有从事设计和心理学研究的人们均会有所启发,特别是软件设计人员和工业设计人员。

图书封面




    情感化設計下載



用户评论 (总计61条)

 
 

  •       不记得多久前,听人说过这样一句:你娶了一个妻子,不是因为她的功能,而是因为——爱。
      這也是我們在做產品設計時常常忽視的︰人的情感。
      而追求功能的強大、數量,總有一天,我們明白,其實人的積極情感,是可以戰勝功能的。在有正面情緒時,很多事情變得更加容易理解和記憶,而在負面情緒下,往往導致無功而返。
      情感化設計,不僅僅是文案的潤色,更是一種先進的思維方式,用情感化的設計去打動用戶,這本身也是種關懷和體驗。
  •       情感對認知的影響,美對情感的影響,這兩點對我來說已是Common Senses.
      比較好奇的是他對人認知三層結構的剖析︰Visceral, Behavioral, Reflective.
      這讓我想起了TCP/IP的七層協議,很完美的層次結構,很好地解決了網絡通信的問題。
      那麼,認知的三層結構,解決了什麼問題?
      它能為人類的認知結構給出了一個理論性的框架?
      它能產品設計提供理論指導?
      
  •       我在沒有看之前兩本的情況下看了這本,大名鼎鼎的情感設計。
      這本書解決了我長久以來的一個困惑︰什麼是好設計以及好看有什麼用?
      很久以前我瘋狂的迷戀3F法則,即Form Follows Function(形式服從功能),但卻產生了很多困惑。
      比如,為什麼隻果的東西那麼難用(iTunes神馬的)卻還是很多人去買?僅僅是為了裝逼嗎?在我自己買了第一代nano之後我發現並不是的,雖然iTunes很難用,但是iPod本身很好用,這是行為層次上的;從本能層次上來說,iPod美麗的外觀和脆弱的不袗後背讓我對它格外的愛護,我從來沒有向愛護我的iPod一樣愛護過我其他的電子產品,唯一的原因不是因為它貴(事實上iPod很耐摔),僅僅是因為它實在是太好看了,好看的讓我不忍下手(而事實上從第二代iPod開始這種外觀上令人沉醉的保護感就消失了);從反思層次上來說,iPod不僅代表我還算有錢(注意第一代nano出來時還是很少有人擁有的),也反映出我一定的藝術審美,而對不袗後背近乎完美的保護也讓我面對其他iPod擁有者時依然保持一種類似于潔癖的自豪感== 從功能上來說,iPod除了快沒什麼
  •       三本設計心理學,都買了,還有2沒看,是因為差點買重了這本,所以抓緊看,關于情感的部分,有些不錯,尤其是關于音樂、電影,但是大部分還是覺得平淡,不象第一本有沖擊力,仿佛電影中的續作一樣。
      
      有不少部分都是關于機器人,這也是我不太感興趣的部分。
      
      也許是,我還沒有很需要它,所以沒有發現它的好。反正是買的書,就放在手邊吧,以後再讀一遍。
  •       還記得,以前,我總喜歡收集圓珠筆,各種各樣的圓珠筆。我願意去文具店溜達,看到好看的、設計有趣的圓珠筆,就想買下來玩。盡管有時寫出來的筆色會影響我的選擇,但它只是很小的影響因素了。我可以用來寫幾個字,然後就放著,看看,就可以了。
      
      這和書中提到的,收集各種物品再利用,或是觀賞,或者插花,是不是懷著一樣的情感呢^ _ ^
      
      而面對做決策的時候,我又總是猶豫不決。在我的頭腦中,似乎總沒有完整的決策系統支持我。我總是滿足于第一感覺,而很少積累經驗,積累判斷。我很少反思吧,所以看起來總是不夠成熟,不夠理智,不夠自信。
      
      看書,听報告,看電影,即使可以不嚴肅,也不要無感想,總有想說的話,想表達的感受。。。。。。
  •       我在大學時候學的是工業設計。那時候有一個老師說過一句話︰”人的自信不是靠你外表多光鮮堆積的,而是靠你的腦子里的本事,所以我不穿名牌不開名車不帶名表---盡管我消費得起“。對此我當時深信不疑,因為這樣我就可以理所當然的邋遢下去。特別是在我找到女朋友之後,唯一的打扮理由︰吸引異性這一條,都不成立了。于是進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放任形象時期。
      
      這種邏輯一直被我帶到後來找實習寫簡歷當中︰重要的是內容能體現能力,而非格式多麼銷魂。何況,許多網上帖子說的簡歷寫法都說的明白,HR看的是內容,反感花哨的裝飾,遂找了份模板之後將履歷填上去就了事。我投的是用戶體驗設計,我相信,設計科班出身,熟悉用研流程,完整操作過多次用研,做過多次深訪,SPSS考試成績也不錯。這樣簡歷內容已經足夠匹配任職要求,不需要多少修飾已經足以打動招聘者。
      
      但是我錯了。
      
      簡歷剛發過去,對方就鄙視地回了一句,用戶體驗如此差的簡歷,你還應聘什麼用戶體驗設計師?
      
      醍醐灌頂。
      
      諾曼說,好看的東西往往好用(這話其實和《設計心理學》里面說的有出入,因此不是絕對正確觀點,這里不細說)。就算你的簡歷內容再牛叉,別人看你排版就心煩,誰會西看你內容?過于設計的簡歷讓人厭煩?至少對于設計從業人員來說,不是的。如果一個設計公司自己設計人員生活狀態就猥瑣邋遢,如何說服客戶我能給你很體面的視覺享受?(不過事實是,這樣的設計公司是主流,而買單者也不少。。。)
      
      有點跑題,諾曼書里的意思當然不是這麼簡單。而我想說的是,一個設計師或設計類公司,網站,必須從自身的包裝開始做起。啃半年饅頭也要用起IPHONE和MACBOOK,穿衣打扮必須先考慮fashion不fashion再談性價比,放假就給我出去拍小清新糖水片,工作室必須租CBD高檔寫字樓或者八號橋798,網站必須用HTML5。哪怕被人說成裝逼說到死----是的,對于別人來說,裝逼只是裝逼,但是對于你,一個設計師,裝逼是你必備的職業素養。
      
  •       看過諾曼的第一本書《設計心理學》,書中從心理學的角度提出了很多設計原則,原則看似簡單,但要將這些原則融入設計中卻並不容易。
      花了几天时间看完了《情感化设计》,这次作者从更高的角度提出了成功设计应该关注的重点——情感,即在设计中考虑本能的、行为的和反思的三种不同水平。
      本能水平的設計關注的是外形,行為水平的設計關注的是操作,反思水平的設計關注的是形象和印象。
      我們通常所說的產品可用性,其實就是行為水平的設計,這個層面的設計講究的就是效用。優秀行為水平的設計需要滿足下面四個方面︰功能、易懂行、可用性和物理感覺。
      關于可用性------------------------------------------------------------------------
      可用性是一個復雜的話題。一個做了要求做的事情而且是可以理解的產品,可能仍然不可用。因此,盡管小提琴能夠很好的創造美妙的樂曲,也很容易理解,但它仍然很難用。
      優秀的行為水平的設計應該以人為中心,把重點放在理解和滿足用戶的真實需求上。而發現這些需求的最好方法是在自然環境中觀察人們對產品的使用,而不是讓人們回答一些武斷的問題“告訴我們你應該如何做什麼”。
      主題小組討論、問卷和調查是了解行為的拙劣工具,因為他們與實際使用脫節。多數行為是潛意識的,人們真正做的與他們認為自己做的可能相差很大。
  •       面對這本書,我只能說︰經典,真的很經典。Norman的另外一本《設計心理學》,是和這本書有密切聯系的︰《情感化設計》里面,把人的行為分為本能,行為和反思等三個層次,而《設計心理學》則是主要關注在行為方面的。可以互為補充。《情感化設計》是《設計心理學》的一個發展︰作者在前言提到,促成他這個發展的一個因素是他游覽中國黃山的一次美妙經歷。看來中國深厚的歷史人文積澱和秀麗的山河仍然是激發靈感的一大源泉,把中國傳統美學和現代設計和技術的融合,也許是一個方向︰類似《阿凡達》的制作就是其中的典範。
  •        我是一名學廣告的,接觸兩年多,讀過這本書後覺得很受啟發,一本很不錯的設計心理學書籍。書中提到的理論和廣告大師的理論有許多相似之處。作者以人為本的設計理念已經深入人心。而我們所做的設計是為誰做的(who),設計什麼(what),為什麼去設計(why),這就是著名的3W原則和“以人為本”理論異曲同工,指導設計師如何有規劃的去設計。
      
       以前我們只強調產品的功能性,忽視美觀性。人機交互不僅僅是工業設計所要精心思考的,對于網頁、平面設計來說更應該注意,好的人機交互能夠引發人們的情感,而好的平面設計也能引發人的情感,可能是快樂的、興奮的,也可能是悲傷的、同情的、憤怒的,總之要觸動人的感官,引起人們的興趣,能夠增加人們的記憶,才能從中跳出來。千萬不要是看過或使用之後不疼不癢,沒什麼感覺,那就意味設計是失敗的。
      
       當然我們在設計的時候要考慮細節,好的細節設計才能打動對方,很喜歡其中的一段話︰如果想要一個成功的產品,就測試和修改它;如果想要一個偉大的產品,就讓它由某人的一個明確觀點驅動吧。
      第一次書評,不足之處望大家指正。
      
  •       1)書的內容不夠系統,看不明白總體結構;
      2)作者自己的觀念似乎還沒理清,關于在設計中如何考慮情感因素;
      3)最後2章的機器人,不知道為什麼要說機器人,挺莫名其妙的,我是跳著看的;
      4)作者似乎心理學方面比較薄弱;
      
      本書是對作者另一本書《設計心理學》的補充,那里只強調了好用,有點片面。這里補充了情感。
      書中有一些觀點是不錯的。所以我對本書的總體評價是︰還行
  •       依設計的角度來看,本書平淡無奇.
      依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書里有很多小亮點,小驚喜.一些很有用的 常識 .
      是一本耐讀的書,雖然耐讀的只是心理學的部分.是放錯位置的一本好書.給四星也許只是因為譯出的 設計 這個書名略欠斟酌.
  •       最近拜读了设计界牛人苹果公司先进技术组副总裁唐纳德·A·诺曼教授的《情感化设计》,该书指出了人们日常接触的物品中那些让人感知舒适愉悦的设计主要从三个方向寻找突破。
      
      其一,人的本能,即設計的外觀。漂亮的外觀設計讓人愉悅,人們因為愉悅而忽視設計的缺點。
      
      其二,人的行為,即交互設計部分。為用戶設計預想不到的動作帶來使用的樂趣和效率。
      
      第三,人的反思,即人的思維。那些懷舊的設計或許並不好用但依然能給用戶帶來懷舊的愉悅,原因在哪里?因為它喚起了人的回憶,激發了人的感情也是情感化設計的精髓。
      
      從這三個方面來觀察我們日常使用的日用品,電子化產品以及網站產品你會發現,每一類型的設計都逃脫不料這個三個方向。而分析每一種產品的好壞也就有了依據。比如哪些需要佔據人類眼球等直覺的設計必須關注人的本能听覺,視覺,觸覺,嗅覺。所以在用產品設計的眼光來觀察世界的時候,你第一步要做的判別是眼前的東西屬于哪個方向的設計。在這個方向感知眼前的設計是符合人的本能,行為或思維的。
      
      那麼最偉大的設計是不是在這個三個方向上都要做的最好呢?必須讓人在感覺上舒適,使用上便捷,情感上喜愛呢?我個人的觀點決定偉大設計沒有共性,還要取決于人們在特定環境獲取的知識,文化習慣以及思維方式。一種好的設計可能在歐美人的生活習慣下它符合三個方面,但是在亞洲或者非洲用戶手里可能不能滿足設計的任意一個方向。所以不會讓所有人都滿意的設計出現。
      
      很多好的設計只是在做到了一個方向上的盡善盡美就贏得了商業的成功,諸如給人的本能帶來愉悅的apple,給人的行為帶來效率的寶馬,煥發人情感的可口可樂廣告這些成功的設計並沒有在三個方向都盡善盡美。所以很多成功的設計師在設計產品的初期都會對考慮產品的定位方向,力求產品在定位用戶之後根據用戶的關注點在一個方向上下功夫設計。
      
      用產品設計的眼光看世界,在人的本能,行為和反思層面判別出好的設計,欣賞好的設計,理解設計師在認知世界中產生無形的創意,是一個產品設計人員學習創造性思維的捷徑。生活中不是沒有美,而是缺少發現。設計中不是缺乏創意,而是缺乏發現的思維。在追趕歐美偉大設計的路上,使用具備產品設計的眼光去發現偉大設計的靈感,我相信趕超之路並不遙遠。隨著國內對產品設計的重視,越來越多的企業家意識到產品創意性的設計對產品成功重要程度,像聯想樂phone等國內電子產品都已朝著設計的理念前進,雖然與歐美同類產品存在很多差距但隨著產品設計從業者不斷的學習超越,下一個偉大的設計時代出現在中國。
      
  •       看了這本書我覺得最該反思的是翻譯的問題。
      書要討論的點是好的,
      深入淺出接近生活。
      讓設計與大眾更加親近。
      但是翻譯的水平真的太差。
      
  •       看得不是很懂
      也沒有太大的意思
      最後為了完成任務般翻完
      覺得他說的我自己也知道,然後他還費了好大勁去說。。。
  •       情感不僅需要時刻的維護,還要經常的更新,因為她們不僅需要愛,還需要新鮮感。因此設計時不僅要考慮這些,還要考慮設計成之後的必要步驟。
  •       
      在《情感化設計》一書中,作者以本能、行為和反思這三個設計的不同維度為基礎闡述了情感的重要性。
      情感在很多情況下,影響了我們的決策。
      
      
      我朋友最近一直在反復的看payeasy的廣告,為之著迷。payeasy是全台最大的女性購物網站,但它的廣告卻沒有赤裸裸的展示與網購相關的內容,而是通過類似于人生哲理的東西向用戶告知一種理念。這種理念你可以單獨看成是人生態度的,也可以看成是payeasy網站本身的。但不管如何,他的廣告用愛打敗不景氣、自己好才是最好、等待下一次不如靠自己等都一次次的向我們展示著這麼一種美好的理念。這種美好的理念讓人很容易的就記住了payeasy這個網站,雖然它並沒有在廣告中直接的告訴你我是一個網購平台、我這里商品在打折什麼的,但你依舊會不屈不撓的去弄個明白,這個所謂的payeasy到底是干什麼吃的。至少,我朋友是這樣的。
      不僅如此,我朋友還決定在payeasy上購買商品。他說他想看下payeasy的服務怎麼樣,是否與他廣告傳遞的那麼完美。試想︰如果payeasy的整體購物流程和服務等也讓我朋友覺得滿意,那麼我朋友將會變成payeasy多麼忠誠的一個用戶呀。
      
      在這里,我們不得不說,這就是情感的魅力所在。就像我們談戀愛那樣,因為愛她,所以會一口氣買了幾萬元的項鏈送給她。試想︰如果在平時,你會舍得買一條幾萬元的項鏈送給自己嗎?情感的魅力讓我們失去了對事物本質的判斷,從而盲目或者錯誤的購買了某種商品。而這種東西,似乎恰恰是商家所渴望看到的。所以無數的商家,都在大打情感牌。特別是在情人節時期,你更是能夠看到無數以愛情為主題的消費陷阱。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你可以說商家在欺騙你,但你卻終是會覺得即使被欺騙,也值。是的,這就是情感的誘惑。
      
      除了payeasy之外,我再舉一則有關京東的例子。不過這里不是廣告,而是京東客服人員的回復。比如︰
      咨詢內容︰ 我家是平房,如果我哪天沒有關門,會不會三葉蟲自己跑出去再也不回來了? 真的跑丟了京東會再賠我一個新的嗎?
      京東回復︰ 您好!如果有真三葉蟲活在體內,那怎麼也要在價格後加個6個零吧....感謝您對京東的支持!祝您購物愉快!
      不管如何,我會覺得這位客服的回復很有意思、很有趣。或許我不會購買這件商品,但我想我會停留下來看這里的每一則回復,試圖去找到更多更有意思的回復。此時此刻,尋找有意思的回復似乎成了我的樂趣。
      既然我找有意思的回復變成了我的樂趣,那麼我便不得不長時間的停留在京東這個網站上。而當你一直停留在某個網站時,你會莫名奇妙的對它產生某種感情。如果哪一天,你不打開它,你會覺得少了些什麼。這里似乎有某種戀愛的感覺。試想︰一旦你沉溺于對某個人的愛戀之中,又如何能夠輕易的脫身呢?
      
      在這里,京東也一樣,客服通過有趣的回復勾引了用戶對于京東的情感,從而達到讓用戶停留在京東的目的。試想︰如果京東的客服如果一本正經的回復說‘非常抱歉,你的問題不在我們的咨詢範圍之內’,那又會怎麼樣?
      
      
      情感確實是一件很奇妙且很重要的東西。我想對于每個商家都一樣,不在操之過急赤裸裸的去賺錢,而是通過一些巧妙的方式將這種賺錢隱藏在對于用戶本身情感需求的某個場景中,從而激發用戶主動的購買。當然,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很難。
      
      
  •       《情感設計》書中最重要的概念就是把設計的目標分為三個層次,就是本能水平設計,行為水平設計,反思水平設計。我們可以簡單的理解為所看到的、所用到的和所想到的,當然不一定那麼精確。對于一款設計,我們可以從外觀(所看到的)、使用(所用到的)和思考(所想到的)三個層次來解讀和設計。理論上,如果一款設計,漂亮、易用且能夠勾起用戶或快樂或憂傷的情感反思,無疑就是成功的了。
      
      不過,說實話,在作者本書中所列舉的產品來看,基本上沒有能夠達到三者完美結合的。無論是作者所列舉出來的茶壺、沐浴器、手表、午餐盒等,均只能體現作者所說的三個層次中的某一到兩種。這無疑是讓人有些難過的。我們是多麼想知道能夠綜合這三個層次的完美的設計產品是什麼呢?或者,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這樣的產品?
      
      不過,沒關系。難過歸難過,接下來我們可以看一下這兩個產品。看看它們是不是也和作者所舉的例子一樣,只能體現三個層次中的某一到兩種呢?
      
      這是一個門把手,而且是一個真正的“手”。對于你來說,這樣的設計如何呢?第一眼看到的時侯,被設計者巧妙的構思所吸引,心中大呼這個人絕對是從外星來的。不過後來又仔細想了想,倒覺得這樣的產品更適合放在展廳中進行展覽,而基本上很難在現實生活中實用。確實,它的外觀無疑是令人稱奇的,但總的來說我覺得是非常有問題的。因為它操作起來並不見得會更方便。另外,即使方便,但它“手”的外形在令人稱奇的同時,也總會讓人有種異樣感。它明明是手,但卻不柔和。你可以仔細的想象一下,握著它時,那種冰涼的感覺,完全不是手所能傳遞給你的。更重要的是,你無法用真皮來做它,因為太逼真的話,它所在的地方無疑將會變成“鬼屋”。
      
      再看看這款,在我心中這款是完美的。不僅外觀漂亮、且實用,更重要的是你通過使用它可以思考很多。水隨著打開的那一刻,悄然而逝,劃過時間的痕跡,此時你是不是覺得應該珍惜時間呢?或者,當水嘩嘩嘩無情的流淌著的時侯,你是否應該學會節約用水呢?當然,不僅如此,每個人在使用它的時侯,總還會有更多的思考和感悟。想一想,這樣的產品是多麼的美妙呀!
      
      其實這本書里面的東西我們每個人都知道、都懂得,只是很難去平衡和應用。而如何去設計一件成功的產品呢?或者成功的秘訣到底是什麼呢?或者就像《功夫熊貓》里面所說的-----NOTHING!
      
  •        《情感化設計》是Norman的力作,對于我這種半路出家的且不做設計的民工,應該先去看看Norman的《設計心理學》。估計看完後者再看前者,會有更深入的理解。
      
      
       1. “美觀的物品更好用”
      
       这是一句不那么好理解的大白话——一眼看过去好像没有办法反驳,但是一下子又想不清楚为什么。Norman用了一章来解读。
      
      “正面的情緒對學習、好奇心和創造性思維都很關鍵。”
      
      “人在焦慮時,思路變窄,僅集中于與問題直接相關的方面,甚至會重復操作。美觀的物品使人更容易找到問題的答案。”
      
       人的情感、行為和認知是相互影響的,上面的兩句話這應該是心理學領域一個很直白的觀點吧,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個新鮮的發現。 “負面情緒使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問題的細節方面。正面情緒更容易讓人注意整體而非局部。”這個結論很有用。不過,反之是否也成立?多注意整體而不是拘泥于細節是否更容易產生正面情緒?想起前幾天看的一篇文章︰幸運是一種很容易習得的技能,個性測驗揭示不幸的人通常比幸運的人緊張,研究已經表明,焦慮會分散人們注意意外事情的能力,其實跟Norman的觀點有異曲同工之妙。
      
       從另一個角度想,容易緊張的人會不會更加喜歡美觀的東西或更注重審美?因為這是他們減輕焦慮的一個好方法。喜歡美觀的東西--減少焦慮--更富創造力--審美能力提高--喜歡美觀的東西……這似乎是一個正循環。很多藝術家都有mental problem,是不是也跟這個有關?
      
      
      
       2. 對產品和設計的啟發
      
       扯了半天,回到產品和設計上來。產品設計的易用、視覺設計的美觀,肯定都是對用戶的體驗有很大幫助的。如果是一個復雜的界面,廣告、文字鏈滿天亂飛,導航入口到處都是,只能讓人在注意力支離破碎之余,產生焦慮和負面情緒,讓本來就不佳的體驗雪上加霜。並不是說應該把功能和內容隱藏起來,而是在沒有十足把握時,更應該考慮如何做減法,而不是加法,因為“過猶不及”,想一口塞成胖子的後果,很可能就是什麼都沒吃進去,活活餓死。
      
       從微觀一點的層面來說,產品可利用負面情感例如適當的焦慮,令使用者注意眼前的任務。如何從正面情緒轉換為負面情緒?我們常用的做法有紅色、感嘆號、對話框以外反白等等(新手上路,如遇山寨詞語,請您避雷)。
      
      
      
      
       3. 大腦加工的三種水平
      
       本能的-visceral level,自動的預先設置層
       行為的-behavioral level,支配日常行為腦活動
       反思的-reflective level,腦思考的部分
      
       這是全書的核心觀點的基礎。從本能到反思是知覺驅動,從反思到本能是思維驅動。作者舉了過山車的例子,坐過山車本身是會引起對害怕的本能感覺,但是過後又會因為是一種冒險刺激行為而感覺良好,還可以作為吹噓的資本,這就是本能水平的焦慮 vs 反思水平的快樂。
      
      
      
      4. 產品的功能、性能和可用性
      
       這幾個概念很重要,了解它們的差別更重要。
      
       功能︰能做什麼
       性能︰能多好的完成要實現的功能
       可用性︰使用者理解它如何工作和如何使它完成工作的容易程度
      
       在平時的產品策劃和設計中,我們其實對三個方面都很重視,但是常常混為一談。一個好的功能可能因為可用性差而導致性能低。舉個不知道恰不恰當的例子,在網易郵箱里面,郵箱搬家是一個好的功能,但是對很多用戶來說,這是一個理解和使用門檻相對較高的功能,如果本身做不到“產品智能,界面傻瓜”(也就是可用性強)的話,是很難快速方便地完成"收取/管理其他郵箱"這個任務的,于是性能就不好。
      
       當我們反思一個不成功的產品/服務時,可能首先要想清楚,到底是功能並不是目標人群需要的呢,還是性能方面可以優化,還是因為存在可用性的瓶頸,使得它的作用沒有得到發揮,等等。如果是功能問題,是不是用研、產品規劃和策劃沒有做好;如果是可用性問題,是不是交互、視覺、文案沒有做好;如果是性能差,是不是除了策劃和設計外,技術和開發也有問題。Norman也總結道,“產品必須是吸引人的,令人快樂和有趣的,有效的可理解的”。
      
      
      
       5. 三種水平的設計與產品特點的對應關系
       本能水平的设计——外形
       行为水平的设计——使用的乐趣和效率
       反思水平的设计——自我形象、个人满意、记忆
      
      □ 本能水平
      
       人是視覺動物,對外形的觀察和理解是出自本能的。如果視覺設計越是符合本能水平的思維,就越可能讓人接受並且喜歡。
      
      □ 行為水平
      
       行為水平的設計可能是我們應該關注最多的,特別對功能性的產品來說,講究效用,重要的是性能。使用產品是一連串的操作,美觀界面帶來的良好第一印象能否延續,關鍵就要看兩點︰是否能有效地完成任務,是否是一種有樂趣的操作體驗,這是行為水平設計需要解決的問題。
      
      優秀行為水平設計的4個方面︰功能,易懂性,可用性和物理感覺。
      
      產品形成良好理解的秘密是建立一個適當的概念模型,任何物品有三種不同的心理形象︰“設計者模型”,“使用者模型”,“系統形象”(產品和書面材料表達的形象)。
      
      □ 反思水平
      
       反思水平的設計與物品的意義有關,受到環境、文化、身份、認同等的影響,會比較復雜,變化也較快。這一層次,事實上與顧客長期感受有關,需要建立品牌或者產品長期的價值。只有在產品/服務和用戶之間建立起情感的紐帶,通過互動影響了自我形象、滿意度、記憶等,才能形成對品牌的認知,培養對品牌的忠誠度,品牌成了情感的代表或者載體。
      
      真正的問題與產品的內在價值無關,而在于聯絡產品和用戶之間的情感紐帶。
      
      產品真正的價值是可以滿足人們的情感需要,最重要的一個需要是建立其自我形象和其在社會中的地位需要。
      
      當以物品的特殊品質使他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時,當它加深了我們的滿意度時,愛就產生了。
      
      
      
       6.為誰設計?
       我們不斷給產品增加新特征,但從沒研究過用戶從事什麼樣的活動,產品需要支持什麼樣的任務?設計者必須知道產品是為誰設計的。道理很簡單,你想討好一個人,必需先知道這個人的喜歡是什麼。不要想著他會主動告訴你︰I preferred Coke to Pepsi。更多時候,我們需要觀察用戶,看他買汽水時,到底有幾次買了可口可樂,幾次買了百事可樂。
      
      產品開發有兩種形式︰改進和創新
      ▲產品設計的真正挑戰是︰“去理解終端用戶未得到滿足的和為表達出來的需求”。這些是不能通過詢問、focus group、問卷等得到的。
      ▲發現需求需要在自然環境下認真觀察。多數行為是潛意識的,人們真正做的與他們認為自己做的可能差異很大。
      
      ▲行為水平的設計理解用戶的需求開始,在產品被使用的任何地方進行觀察和研究。
      
       上面的觀點已經有很多相關的討論了,隻果的產品永遠是最佳的例子。在自然環境下、在產品被使用的任何地方認真觀察,這是最貼近用戶、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了,但是往往我們最容易輕視,最懶得去執行。我們把用戶請到訪談室、實驗室,讓他們在陌生環境下做一些片段式的操作,發表一些可能是迎合我們的看法,得到的東西真的可靠嗎?不要說走到用戶中去,就在我們前後左右的同事,我們是否觀察過,他們是怎樣使用自己的產品?
      
       但是我們很快又會發現,用戶的需求是難以捉摸的,何況這些需求可能大部分是隱性的,用戶不一定意識得到、不一定表達得出、不一定有動力去表達。Norman說︰“最好的設計是那些為自己創作的東西”。順著這個思路,在產品設計時是不是起碼有兩個選擇︰
      
      A.把功能都做出來,提供足夠多的選擇,將產品高度可定制化,讓用戶自己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產品;
      
      B.將自己變成超級BT用戶,能夠在每一個細節上讓自己無法挑剔,產品才算合格。
      
       兩個選擇都是既不太靠譜,也不太可行。不過,如果能夠真的朝這兩個方向一路走到黑,是不是會有第二個google和第二個apple呢…………
      
      
      
      
      
      
      這本書里還有一些觀點值得進一步思考,先記下︰
      
      團體設計與個人設計︰如果想要一個成功的產品,就測試和修改它;如果想要一個偉大的產品,就讓它由某人的一個明確觀點驅動吧。
      
      任何物品有三種不同的心理形象︰“設計者模型”,“使用者模型”,“系統形象” 。
      
      產品設計里的一個重要維度︰對情境的適宜性 。
      
      設計的精髓是把許多東西放入一個小的空間而且保持一種美感。
      
      產生高峰體驗的條件︰沒有分心的事物,一個節奏恰好匹配技能的活動,並且略微在能力之上。
      
      期待來自對積極結果的預期,焦慮來自對消極結果的預期
      
      在人造設備中,信任意味著反復多次可靠的完成任務。信任必需由經驗獲得。缺乏信任是由缺乏理解引起的。產品需提供連續操作的反饋,若持續缺乏控制和理解,用戶會憤怒。以人為中心的設計,讓用戶感到一切在控制之下,且得到了準許。
      
      
      http://www.uegeek.com/reading/rn_emotional_design_1
      http://www.uegeek.com/reading/rn_emotional_design_2
      
  •       看了這本書,發現了很多平時考慮不到的問題。尤其是听到了Norman先生激情洋溢的演講,真是感觸頗深。設計最主要的還是激情和反思。有激情才能把東西做好。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後還要進行反思,反思自己的設計理念,設計方法,從而不斷的進步。
  •       導師推薦我看得,確實對于設計行業很有用處,啟發很強。
      我想現在很多設計業者都在受Norman的影響吧
  •       2008年夏,終于看掉了Donald Norman的《設計心理學》(英文是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不知道怎麼翻的),加上之前看過諾大師的《情感化設計》,我似乎看到了一位宗師從現實主意到浪漫主義的升華。(大師是先寫《設》再寫《情》的,我看的順序反了)
      
      原文在 http://iamsujie.com/7000/7010/,歡迎大家來探討相關話題
        
        《情感化設計》里面把設計的目標分為三個層次,即本能水平設計,行為水平設計,反思水平設計(有說是對應了心理學里人腦的三種不同的加工水平︰本能的、行為的和反思的)。本能水平就是純生理的視覺沖擊,所謂第一眼美女,沒什麼好說的;行為水平其實就是《設計心理學》一書的內容了;而反思水平是大師的又一次升華,把純心理需求也納入了產品設計的考慮範圍。
        
        行為水平的設計,和我們現在的工作還是很接近的,能把產品做到用起來爽、貼心就已經很不錯了,生活中還是有多讓人不滿的產品,而一般對現實不滿的人都會是現實主義的。雖然大師舉的都是傳統產品的例子,但一些原則卻是非常基礎,讓人印象深刻,比如︰
        
         反饋︰動作前的可預測、動作中的積極響應、動作後的可評估。
        
         容錯︰一些貌似多余的強制性設計,不可逆操作可以後悔,“用戶沒有錯,所有的錯都是設計的錯”。
        
         簡化︰充分利用用戶已有的知識,利用心智模型,利用標準化,利用一切。
        
        當一個產品在行為水平上做好以後,就可算是一個優秀的產品了,但要做到偉大,大家都發現反思水平上的情感因素變得更重要了,所謂飽暖思淫欲啊,人總是那麼不知足,當現實的問題解決了,就要開始浪漫了,當然也有對現實絕望而轉向窮開心式的浪漫的,扯遠了。只有更進一步的讓人不但用起來爽,而且想想都或開心、或傷感、或恐懼……的設計,才會華麗麗的升級為ART(這里用純大寫來表達“藝術”的牛逼),也許iphone算(有人說,所有用 iphone的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不好意思說iphone不好用,呵呵),也許一些創意家居用品算(淘寶上很多)。
        
        不過,對于要給大多數普通用戶用的產品來說,這第二、第三層次的設計還是要挨個滿足的,反思的設計現階段最多只是面包上的果醬,真的做一個沒有行為水平、只有反思水平的“卡洛曼茶壺”,那也只能給閑得蛋疼的用戶們去“用”了。
        
        現階段,還是得默念一百遍︰我們是現實的設計師,不是浪漫的藝術家……
  •       大概是兩年前讀過的.現在還擺在辦公室里
      書寫得比較概念化
      
      看每個的理解了.
      至今能回憶起的細節,居然一個也沒有...也嘆息
  •     取她是因為愛。而愛是怎麼產生的,很可能是因為她漂亮,也就是書中提到的“好看的設計”
  •     這書確實不怎麼樣,所謂情感設計,側重點是在人身上,可惜只是簡簡單單總結了三個規則而已,沒有說明白,人的情緒如何冒出來的,也沒有說明,無情感之物品,如何和有情緒的人是如何溝通的,這恰恰是重點,我猜那時他還沒有意識到這里吧
  •     那是什麼感覺啊
  •     多讀書才能不惑,這是真理
  •     我不穿名牌不开名车不带名表---尽 管我消费得起。——啧啧
  •     這句是引用。。
  •     第二段第二行,應該是“寫作法"吧~
  •     以前有個同事說,用戶體驗其實就是時刻為他人著想。
    做一個易讀易懂美觀簡潔的簡歷是為了讓面試官不用花費太多精力就能對你有所了解進而決定是否有必要繼續下一步。
    打扮自己也一樣,也是為了讓身邊的人看著舒服而不至于對朋友、同事帶來視覺上的“傷害”
  •     消費得起不消費,那是節儉,但有時候它不能用來做借口,是這個意思不
    還就,設計師裝逼是職業素養,這句,我覺得不能說是裝逼,而是有藝術氣息.
  •     但是對于你,一個設計師,裝逼是你必備的職業素養。、
    有氣勢
  •     同學用戶體驗,不理解lz當時心態,我自己如果做簡歷,簡歷的用戶體驗如果不過自己的審查關,是會不安的
  •     設計師,有一種追求,包括心靈和外物
  •     〞人的自信不是靠你外表多光鮮堆積的,而是靠你的腦子里的本事,所以我不穿名牌不開名車不帶名表---盡管我消費得起〞我老師也說過幾乎一樣的話~他還是個無敵環保份子,鼓催我們回去學種地
  •     同樣經歷正在遭遇中……
  •     你是藝術類的設計麼,spss一定要考麼
  •     沒錯~
  •     看在你昨晚上後面還打了個電話給我的份上,我決定抽出一點點時間跑到這來佔個沙發......然後順便說一句︰這本書我一直想讀來著,卻一直沒行動......
    說到情感化設計讓我想到了某個人說的一句話,人我忘記是誰了,話還大概記得。有時候人們喜歡一個品牌並不是因為那個牌子的東西好質量或者外觀經得住考驗什麼的,而是因為喜歡這個品牌所堅持的理念,品牌的理念可以看作是這個品牌的一種感情存在,這就是人們與這個品牌的共鳴點,人們喜歡這個品牌的原因......
  •     有用哦~~
  •     唯一一個我點了“有用”
  •     好評論。
  •     這個例子很好啊
  •     好文,試著補充分析一下。
    為什麼目前廣告始終以展示廣告(狗皮膏藥)的形式展示,毫無創新呢?這恐怕是廣告界和技術界,社會學界的數字鴻溝所引起。
    過去多年來廣告投放渠道簡單,廣告界的著力點在比稿,並因此形成很高專業度機構(4A廣告公司),這種高專業度帶來的弊病就是創新力的匱乏和對新環境的不敏感。與此同時,技術界(計算機)產生的比特數據為廣告界找到了精準廣告的突破口。于是誕生了DSP,RTB,可是計算機天生的長處是規模化處理,而短處恰恰是創意。因此計算機的加入推動廣告界前進了一小步------廣告能夠較為精確的投放,與過去不同之處是使稀缺的廣告位效率得到了提升,然而仍然走的是過去的思路-----展示(包括富媒體也是如此,信息沒有增加,並且是單向),從廣告要影響用戶態度改變的本質上並沒有太多的改觀。現在該是社會學界登場的時候了。我們的信息流動的環境改變了(單向的流動變成雙向,實時,並潛藏著滾雪球般的雪崩效應(沉默的螺旋),點評、推薦、轉發、贊都使產品的信息由封閉變得開放,並因此帶來更高的效率,雖然本質上是加速了信息的對稱。而以上這些營銷界認為是營銷的功勞而不是廣告,然而營銷和廣告真能截然的分開嗎?能不能懷疑我們的廣告界太頑固的固守主流廣告形式就是通過展示影響用戶態度這一既有概念呢?除了展示統統就是營銷?我以為廣告界要搶地盤,營銷界要搶地盤,二者爭搶的交集或許就是未來廣告意想不到的新境界。
    在戰爭中,部隊通常進攻的方向是敵軍兄弟部隊轄區之間的餃接地帶;在傳播界提出數字鴻溝( Digital Divide )說,也和這種思想契合。廣告、營銷、技術、傳播界之間都存在數字鴻溝。對技術界而言關注人始終是一個正確的方向,問題是我們的創意在哪里?,展示廣告的突破在哪里?ADsocial?
  •     大概是這樣
  •     馬克 回頭仔細看看
  •     嗯嗯,看過之後,決定買下此書
  •     對于我這種半路出家的且不做設計的民工。。。
    樓主好幽默
  •     對于我這種半路出家的且不做設計的民工。。。
    0000
  •     你理解力很強的,你完全可以做設計了,雖然我也不是做設計的
  •     看完你的評論,決定買這本書~~
  •     筆者,你寫的真心好!深的Norman的精髓!喜歡你的總結
  •     樓主,“從上至下是思維驅動,從下至上是知覺驅動”。你寫反了呀,嘿嘿
  •     @請叫我小瘋子 這里的“上”“下”是指那上面列的從本能到反思三個層次,更上面的偏直覺,更下面的偏思維。所以從上到下應該還是直覺驅動?
  •     從本能到行為到反思是知覺驅動,從反思到行為到本能是思維驅動。越上越是偏思維,越下越是偏知覺,沒錯的呀,嘿嘿。樓主好好理解下?
  •     看到了,樓主把本能放到最上面去了,一般是把本能排在下面更符合心理學的習慣,嘎嘎
  •     恩,這里的“上下”純粹指頁面位置的上下,會造成一定的誤解~
  •     這……到底是什麼書啊?
  •     設計類書籍嘛,這家伙還出了本《設計心理學》(http://www.douban.com/subject/1288844/),很好玩的家伙哦
  •     原來是極客一枚
  •     想請教下您讀書的方式,是通過反復的精度還是通過讀書筆記呢?怎麼克服讀書過程中時不時的走神(雖然我覺得這是書本身內容的問題。。。。)
 

計算機與互聯網 PDF免费下载,人工智能PDF免费下载。 计算机教程网 

计算机教程网 @ 2017